第一集 (下)
選駙馬初遇彩鳳樓 喬裝扮再會定波園
作者:思思媛、老莫/校對、配圖:jiamin

  京師什剎海銀錠橋「定波園」,是個風景優美的地方。這園子本是一官宦人家的大宅第,後因主人南遷而一度廢棄著。而今,這裡已成了京師有名的雅處。
  園內一片碧波亭台,水榭花木;園外被打點成酒樓,是一些達官貴人們常常駐足的地方。園內湖心亭中,有兩位少年翩翩而立;原來他們是女扮男裝的長平公主和費宮人。而亭外此時,只見費宮人正與「定波園」的東家交涉著:
  「一會兒我們少侯爺要在這兒會一個朋友,閒雜人等一律不准進來,夥計們我們不叫也不准來。裡面的座位我們全包了,外面照做你的生意。這是全部所需的包金。」說著,費宮人從懷裡取出一錠金元寶:「如果沒有什麼異議,你就下去吧!」
  「是是!一切都照您的意思辦!」那老闆拿了錢,忙點頭哈腰地退下。
  見他走遠了,費宮人轉身進了亭子,對長平公主輕聲道:「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只等他來。」長平衝她微微點了點頭,雙手背在身後,望向亭外的湖畔。
  「蓮子──新鮮的蓮子──」園外不時地傳來幾句叫賣聲。
  「費宮人,你聽,這又是什麼叫賣聲?」長平有些意外地突然問。
  「因為水中有荷花,這是附近窮人家的孩子在叫賣新鮮蓮子和雞頭米。」
  「唉……做個平民百姓倒強過生在帝王之家。」長平不禁感慨。
  這時,公主看到迴廊盡頭有一個人走近,便示意費宮人。
  「我去迎他!」費宮人說著便走出亭外。長平又轉過身面對湖畔站著。
  待來人走近,費宮人開口道:「等你多時了,周公子!」
  來人正是周世顯。他看著眼前這位小廝,一眼就認出是女扮男裝的費宮人,他笑著問:「不知道哪位侯爺要見我?」說著,周世顯注意到亭子裡的人,一身男裝,這背影有些熟悉。正想著,那人轉過身來,道:「是我!」
  周世顯看到他的臉時,真是吃了一驚,不禁脫口而出:
  「公主?」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錯!正是本宮!」長平神色清爽地說。
  「臣……周世顯,拜見公主!公主千歲!」周世顯驚訝之餘還不忘禮節。長平笑道:「平身。這裡不是皇宮,周公子不必多禮,我也不是以公主的身份相邀。」
  「那……」周世顯不明白她的目的何在。
  「今天請周公子來,是想問周公子一件事……」說著,她向費宮人使了一個眼色,費宮人馬上領會,轉身出了亭子。長平接著說:「請問公子可認得大將王謙?」「認得。」「與他有八拜之交?」「是。」
   「王謙勾結李自成,叛國投敵,被關押在大理寺裡面等候判罪待斬,你可知道?」
  「在下完全清楚!」
  「既然清楚,你竟敢在玉珮盒裡面私藏絹信,擾亂本宮視聽!斗膽為王謙請命申訴!難道你不知道國紀國法嗎?!」長平突然加重語氣說。
  周世顯猜想她一定是已經看到玉珮盒中的字條了,但沒想到她會如此質問,一時甚是忿然:「在下深知國法,只是沒想到……」
  「沒想到什麼?」長平問道。
  「沒想到我錯看了公主!素聞長平公主慧質天生,有膽有識,是一個巾幗中的英傑,世顯才斗膽相求。如今看來,公主也是是非不明,忠奸不辨!」
  「你敢這樣說本宮,有什麼理證?」
  「李自成大軍壓境,朝中文武百官只有王大將軍能與之匹敵,淮水一戰更是大獲全勝!眼看江山復得之際,劉堪持聖命將王大將軍調回,還未進京,便在十里長亭將之捕獲,關進死牢,每日嚴刑拷打,逼迫承認勾結李賊叛國投效之罪!這些,公主你知道嗎?!」
  「既有此事,那為何前方頻頻報捷呢?」
  「這純粹是欺君罔上!」周世顯心中滿是憤慨,急切地將事情和盤托出:「自從王大將軍被調回,前方三十萬大軍群龍無首,李自成的兵馬已經攻破居庸關了!」
  「什麼?!」消息來得太突然了,長平無法接受。周世顯心情激動的繼續說:「等一下你可以繞道德勝門,就可以看到逃難的百姓們充街阻巷!還可以親耳聽到前方的戰事啊!」長平聽得膽戰心驚:「是……是這樣?!」
  「我懷疑是朝中有人暗中勾結李自成,嫁禍王謙,想要把大明江山拱手相送!」
  「你是說……」長平不敢確定的看著周世顯。
  「劉堪!」終於說出這個奸人的名字,周世顯倍感輕鬆但又憂心長平的反應,他接著又說起一件往事,希望能喚起公主的記憶:「公主你難道忘了,三年前忠良張差無故被貶,後來還被刺客暗殺一案,不就是劉公公一手主理的嗎?」聽著它的提示,長平也慢慢的想起,不由得點頭。想著想著,她覺得周世顯的言詞實在太過激烈直
接,此刻還好只是對她講起,若是換了他人定將獲罪了。長平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奮不顧身:「事關重大,難道你不怕延禍上身嗎?」
  周世顯一副君子坦蕩蕩大義凜然的樣子,慢慢的走到亭邊,背對著長平、雙手撐在欄杆上言語平靜的說道:「我今日敢向公主陳情,早已把生死置之度
外……我要是求榮華富貴,大可以安做東床。只是如今……大明江山危在旦夕,我又怎可以坐視不理?!」說完他猛地轉身,看著長平抱拳道:「在下斗膽冒犯,請公主賜罪!」
  「罪責暫且不論,先說說你有什麼辦法?」長平聽了他的陳詞很是感動,接著問。周世顯想了想說道:「當務之急,請公主面見聖上,求聖上開恩,釋放王謙,令其戴罪立功,抵禦入侵之敵……」
  「嗯!」長平不由得點頭示意,哪知竟不小心洩漏了原本只是想試探一下的心意。周世顯看她一改先前將信將疑的態度很是吃驚:「公主肯為王將軍請命?」
  「嗯,願意一試。」長平堅定的回答。周世顯聽後大喜,但又摸不清公主前後判若兩人的行為,不禁問:「那麼……你剛才
又為何……」沒有必要再隱瞞下去了,長平笑著回答:「本宮是要試一試你的膽量和忠誠。」周世顯恍然大悟,不禁為自己方纔的激動失態感到不妥,自嘲的說道:「你這麼一試,差點試掉我的腦袋啊!」說完兩人都笑起來。
  「如果我沒有誠心的話,我也不會冒險喬裝出宮與你私……」「私」字剛出口,長平馬上意識到自己的話有多麼的不適宜,羞卻地咬著下唇低頭。但周世
顯因為太過激動並沒有意識到長平的困窘,只顧說道:「公主所為已非閨閣之限,果然是女中英傑,世顯不勝欽佩!」
  「明日父皇太廟祭天,我當為王將軍據理力爭!」長平承諾。
  「謝公主大恩大德!黎民社稷有福了!」周世顯抱拳施禮。
  「好了好了,不要再說這些什麼君君臣臣的大道理了。」長平笑道。周世顯轉過身,拿起石桌上的酒壺斟滿了兩杯,將一隻遞給她:「如此水酒一杯,願與公主共飲!」說完,舉杯飲盡。
  兩人一同望向亭外的湖畔,長平似有所指地說道:「如果不是時逢亂世,這明荷暗柳,綠水幽幽,該是多好的所在……」轉過頭,她深情地看
著周世顯。周世顯也附和著:「即便風雨飄搖,水中一樣有並蒂蓮,空中一樣有比翼鳥。」
  「但求天如人願……」長平幽幽的說。
  「我等著你的佳音。」周世顯笑道。
  「嗯。」長平也微笑著點點頭。兩人一時都陶醉在他們自己營造的美麗幻境之中……
  「公主!時辰不早,要關宮門了!」這時候費宮人走進來。長平回過神,衝她點了點頭:「好!」又轉過臉來看著周世顯,微笑著沉默片刻,然後轉身與費宮人出了亭子。一時間只剩周世顯一人惘然的站在原地,望著長平走遠的背影悵然若失。
  此時的京師已是春暖花開的季節,皇家每年都要舉行數次大規模的祭祀活動。太廟位於京郊天壇,是皇家為祭祀祖先神明專設之地。
  繁雜的儀式完畢,崇禎與隨行下人自皇乾殿出來。長平、太平兩位公主和袁妃早已恭候於殿外。崇禎看到他們,徑直走過去。
  「皇上吉祥!父皇吉祥!」袁妃和兩位公主恭敬的問候道。
  「天氣這麼好,你們幾個何不四處逛逛?」崇禎微笑的看著她們,又轉身:「王承恩,你帶她們走走。」「是!皇上。」王承恩回道。「袁妃你也去吧!」
  「娘娘、公主,這邊請……」王承恩走在前面帶路,袁妃和太平隨即跟著,可長平卻沒動,她看著崇禎似有話要講:「父皇……」
  崇禎看出她的意思,便說:「長平兒,你留下來。」長平點了點頭走過去。崇禎繼續道:「剛才為父在祭天的時候求得一籤,是個『有』字。你看看做何解釋?」
  「是個『有』字……」長平念著,一旁的劉堪插嘴道:「恕奴婢多嘴,自古『大有富有,有福有壽』都是吉祥如意的意思……」長平聽著卻不以為然:「劉公公是從字意來解,可是從字面來解,也許還有其他的意思。」她看著崇禎接著說:「父皇,兒有一宮人一向會占卜解卦,可以叫
她來試試。」「好吧!長平,趁這幾日空閒,父皇想問問你選駙馬的事。」崇禎問。
  「啊,兒也正想向父皇稟告。可是……」長平斜著眼睛看了看一
邊的劉堪,故意低下頭笑而不語。崇禎以為她是害羞了,滿是寵溺的語氣說:「都要出嫁了,還這麼怕羞?」又對劉堪道:「劉堪,你帶內侍們下去!」
  「是……」劉堪無奈唯有聽命。見周圍沒有旁人了,長平忙焦急的說道:「父皇,兒想向父皇稟告一件事!」又向四周看了看,才繼續接著說:「李自成的兵馬已經攻破居庸關了!」
  「什麼?!」崇禎吃了一驚,但很快又搖搖頭說:「你聽錯了,是我們的兵馬把李自成趕過淮水。」「不不!父皇,兒已派人證實過了,從關外傷還的將士們都這麼說!」長平怕他不信,心急如焚。
  「不過,你身在皇宮後院,這是從哪兒得來的消息?」崇禎故作鎮定。「我……」長平不知該怎麼解釋,與周世顯在宮外見面的事情又不能說出來。崇禎見她回答不上來,又問:「聽說皇兒選中了左太尉之子周世顯?」「嗯!」「此人人品怎樣?」「頗有文采,卻又不失義勇之氣慨。」提到周世顯,長平滿腹柔情。「嗯!父皇也有耳聞……」猶豫了一下崇禎又說:「不過時逢亂世,父皇也是為你著想。」長平此時卻堅定的
說:「兒本無心選婿……兒如是一男兒,此刻願上戰場,殺敵報國!」聽了她的話,崇禎倍感欣慰,但更多的還是無奈:「唉,是父皇無力挽狂瀾,才致使女兒為家為國擔憂……」說著,他用慈愛的目光看著長平,語重心長的說:「長平,為父平日最喜愛的就是你,你自己選中的人父皇相信你的眼光。八月
十五中秋佳節,月圓之日,父皇想為你完成大婚,你看好不好?」
  「父皇,闖王之亂未平,我看還是遲些再說吧!」長平看到父皇憂心的樣子,很想為他分擔解憂。「不要再遲疑了,父皇想親眼看你完成花燭……你母后辭世太早,大婚的事就由袁貴妃為你操辦。」看崇禎這麼堅定,長平心痛之餘再無話可說,只得應允:「謝父皇!」
  此時大理寺監牢中,東廠錦衣衛正在對王謙嚴刑拷打;自從被關進死牢,每日都少不了這種肉體的折磨,他現在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給我小心看守,別讓他給跑了!要是跑了,小心你腦袋!」一名錦衣衛向被打暈過去的王謙身上潑了一盆水,轉身對一旁的獄卒說。「他這個樣子,能往哪裡跑啊!」獄卒實在看不下去了。只聽見「拍!」的一聲脆響,錦衣衛一個巴掌打在了說話的獄卒臉上,那個獄卒頓時嘴角滲出血來。錦衣衛衝他惡狠狠的罵道:「你敢頂嘴?你活膩了!哼!」罵完,大搖大擺地走了。
  「呸!狗仗人勢!」獄卒衝他的背影氣憤的罵了一句,用手拭去嘴角的血跡。看著昏死過去的王謙,他上前一步輕聲叫道:「王將軍!王將軍!」叫了半天,才見得王謙艱難地慢慢抬起頭來:「獄大哥……」
  「就這麼三番五次地打和上刑,別說是人,就是塊木頭也給打爛了!」獄卒看著已被打得體無完膚的王謙同情地說。
  「他們是想把我……屈打成招!」「那您就招了算了!省得又受這個罪呀!」「士可殺,不可辱!我要面見聖上……伸冤!」他滿腔怒火,忍著身上的劇痛,憤恨的說。
  「聽說你這個案子要緩辦!怎麼還這樣沒完沒了的打呢?」「獄大哥……我要求你幫個忙……」王謙氣息微弱的說。
  「你說吧!只要我能夠做得到!」獄卒義氣迸發。
  「你馬上去找周世顯周公子……」
  傍晚,那個獄卒便小心的沿著宮牆下,腳步匆忙的去周府報信;可萬萬沒想到劉堪的眼線實在是太多了,他早有防備,命人跟蹤並將其滅口。
  次日,劉堪私下召見東廠錦衣衛詢問王謙之事。
  「我要你們屈打成招,為什麼這麼多天,一點進展都沒有?!」劉堪對手下辦事不力感
到氣憤。「十八般酷刑都用過了,這傢伙像是鐵打的,乾脆殺了算了。」錦衣衛道。
  「魯莽!萬一皇上問起來,那不是欺君之罪嗎?」「小人是怕夜長夢多啊!」「哈哈哈哈……要人活那不好辦,要人死……那還不容易嗎?」說完,劉堪作了一個「殺」的手勢,那錦衣衛立刻明白:「什麼時候動手?」劉堪想了想,奸笑著說:「八月十五!」
  居庸關內,李自成收到劉堪傳書,信中道明八月十五崇禎為長女長平大婚舉國歡慶,趁此機會,劉堪將打開京城四座城門,讓李自成不費吹灰之力攻佔北京城!得此信後李自成狂喜萬分,對崇禎的皇位他是蓄謀已久,而對那千嬌百媚的公主長平,他也勢在必得!
   京師城外百花山上。
  一群道姑正圍圈打坐,忽然其中一位年事頗長者騰空而起,將滿地枯葉帶入空中。聽她口中還唸唸有詞道:「心定而氣動!」身體在半空中旋轉著,兩隻袖筒如灌風般,將枯葉盡收其中。招式變幻,只見她猛地甩開兩袖,枯葉便如離弦的箭射向不遠處的一堆白石,觸及俱爆;而後,
她收氣緩緩落下,又回到方才打坐的姿勢,剛才的一切彷彿未曾發生。
  這時,從遠處跑來一小尼,見了方纔的道姑開口道:「啟稟師太!觀外有一施主持金箭求見師太!」「請他在禪房相見。」
  慈雲觀。
  「施主,請。」小尼自觀外引進一黑衣男子。他一見到師太便抱拳問候道:「智慧道長,在下東方楚,奉岱岩壇主之命特來拜見道長。」「施主請坐。」智慧師太聽後站起來引他上座。「岱岩壇主派我來,是想與道長商量一件大事!」東方楚道。「什麼事?」智慧問。「李自成屯兵居庸
關,眼看就要進攻北京城了!」
  「此事我已有防備,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暫時隱進燕山再作打算!」
  東方楚歎了口氣:「李闖王是一患,但是還有更大的憂慮!北疆自努爾哈赤開國以來,國勢極為強盛。如果他們趁著李闖王之亂南下……那可真是要國破家亡、江山易主了!」智慧師太為之一震:「阿彌陀佛!岱壇主真是高瞻遠矚。不知還有什麼見教?」「壇主的意思,是想聯合各道、教、武林,竭力抵抗李自成,挽救大明!」師太贊同地點點頭:「不過,最好還是以大明朝廷為旗號。」「壇主也是這個意思,壇主的意思是……」
  「師父!服侍長平公主的費宮人有事相求!」這時,智慧師太的弟子慧清進來稟報。師太看了看東方楚說:「施主請稍候,貧尼去去就來!」說完,起身隨慧清出了禪房。
  皇宮後院,劉堪正在指揮著宮裡的下人搬運長平公主大婚時將用的東西。「噯,你們兩個搬那個東西小心一點!……你,把那個搬到那邊去!……」正說著,忽聽到傳叫聲:「袁娘娘駕到──」一群宮女隨著袁貴妃從外園走進。眾人忙停下手中的事情,跪拜在地上請安。劉堪趕忙迎上前去道:「奴婢恭請袁娘娘聖恩!」
  「都起來吧!」袁妃說。「謝娘娘!」眾人起身。
  「都籌備得怎麼樣了?」袁妃四下看了看問。「回娘娘,辦得差不多了!」劉堪畢恭畢敬的回道。「皇上有旨,一切按祖例辦,不得疏忽!禮儀行程都要預先安排好,不要出差錯!」袁妃叮囑。「駙馬儀仗卯正時進午門,百官朝賀照例在申正時,公主大婚是在酉時。」劉堪將大禮進程一一稟報。「通稟文武大臣,屆時到賀一個都不准缺!」「奴婢明白了,到時候人越多越好,顯得喜慶、熱鬧!」劉堪故作一副笑臉附和著:「娘娘,奴婢扶著您到處看看,看看還有哪裡不周到的地方?」說著,伸手攙扶著袁妃到各處視察。
  百花山慈雲觀。
  這時,智慧師太從外面回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師太,您怎麼了?」東方楚問道。
  「哦!施主久候
了!」她歉意的說:「剛才,費宮人來找貧尼請教一件事。」
  「什麼事啊?」東方楚問道。
  「她說,皇上在祖廟求得一籤,籤上只寫一個『有』字……」
  「『有』字?」
  「嗯!宮中大臣所言,無非阿諛之詞;依貧尼所看,此非吉兆……」
∼第一集(下)完∼ 第一集(上)

最佳流覽器 / 解析度:IE 5.5+ / 800*600.網站管理員:jiamin / 文案:老莫. Copyright ©2003-2011 YehT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