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上)
心相印盟誓訂三生 逢亂世烽火斷姻緣
作者:思思媛、老莫/校對、配圖:jiamin

  「此話怎講?」東方楚不明白。
  「你看,『有』字上面大不成大,『有』字下面明不成明,我看,是凶多吉少!」師太解釋道。
  東方楚琢磨著她的意思,口中反覆念叨著:「大不成大……明不成明……」眼中閃過一絲驚詫,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數日後,紫禁城慈寧宮內,長平公主與費宮人正在為婚禮的服飾做最後的準備。
  「不知道駙馬明天會穿什麼衣服……不要撞色就好!」長平坐在桌前自言自語道。
  費宮人看她一副陶醉的樣子,笑著說:「禮部早就籌劃好了,公主請放心!」說著,拿起一件禮服:「妳看這件,是百官朝賀的時候穿的。」
  長平接過來,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問道:「怎麼那麼重呢?」
  「聽說啊,光是用這種金線,就用了十斤!怎麼會不重呢?」
  長平又細看了看衣面,華麗無比。「公主,你看這個『鳳頂』,都穿戴起來呀,起碼有四、五十斤重!」費宮人又拿起一件飾品讓她看。
  「哇,那不成了盔甲了!」長平聽得十分驚訝,想像著自己如果穿上這一套禮服,該是什麼樣子。
  「公主,你再看這件……」
  「其實,說心裡話,我真不想用這些繁文褥節……倒不如,像那些小戶人家,一家人開開心心吃一餐喜酒,放幾串炮仗就算了……唉,尤其在這種動盪不安的歲月裡……」長平又感慨起來。
  「那怎麼行?皇上說了,越是這種時侯,越要鄭重其事的;才顯得臨危不亂,使百姓心安!」  
  費宮人一本正經地說。
  「啊,我讓你問的那個籤,你找人解了沒有?」長平突然想起來。
  「呃……我……我那天去了西山慈雲觀去找智慧師太,可巧,那天她……剛好不在……」費宮人並沒把實情告訴她,為的是怕她在大婚臨近時,還要為國事擔心。
  「唉,你應該把籤留下,讓她來解啊!」
  「我那天光顧著趕回來,就疏忽了……」
  「唉,不曉得這個籤,到底是凶是吉?」
  「等過兩天,我再去。」
  「好久都沒有見她了,我倒想聽聽她對眼下的形勢怎麼看。」
  「公主,你不如等大婚之後,與駙馬一起去慈雲觀去進香,求菩薩保佑,還有師太祝福!」
  「駙馬還沒進宮,倒想著遊山玩水了!虧你還想得真周全!」長平笑著看著費宮人,兩人不禁都笑起來。
  宮外,袁國公府。
  「公主竟然選中周太僕的兒子周世顯!他到底算什麼東西嘛!」袁寶倫一聽說當選的駙馬是別人不是自己,氣得在府中大聲叫罵。袁寶倫的父親袁奎,是當朝國公,皇上的近侍官之一,皆因袁娘娘是其胞妹,正所謂「一人得勢,雞犬升天」。
  「聽說周世顯文采一流啊!」袁奎坐在一旁捋著鬍子說,對兒子的落選,他好像並不在意。
  「文采?文采不就多念過幾本破書,多會背幾首歪詩而已嗎?那算什麼嘛!萬無一用是文人……爹!我讓你請娘娘去皇上面前推舉我為駙馬,你到底有沒有去嘛?」
  「哎呀!我怎麼會沒有去呢!」袁奎被吵得煩死了,一屁股從椅子裡站起來:「你姑姑雖貴為西宮娘娘,但終究不是正宮啊!再說,長平公主平日最被皇上寵愛,她的話,皇上都要偏聽三分,你姑姑作不了主的!」
  「哎呀!好一個加官進階、晉身龍族的好機會,都給周世顯佔盡了!」袁寶倫越想越氣。
  「哎!倫兒!你不要懊惱,公主雖然選出了,可還要皇上御准,你還有機會!」
  「還有什麼機會呀!除非那個周世顯抱病死了!」
  「嗯!嗯!」一旁的師爺錢舟好像有話要說。
  「錢舟,你有話要說?」袁奎問道。
  「國公爺,公子議論的可是周太僕左都尉家的公子周世顯?」錢舟問。
  「嗯,你認識他?」
  「有一面之交……」
  「誰問你跟他有沒有什麼交情?你到底有沒有辦法?」袁寶倫插嘴道。
  「在下聽說,周世顯與大將王謙過從甚密,且有八拜之交。」
  「王謙?是不是關在大理寺的那個叛賊王謙?」袁奎問。
  「對,就是他!」錢舟回道。一旁的袁寶倫聽著二人的對話自言自語著:「王謙?他犯的是勾結李自成、叛國投敵的死罪……那周世顯跟他有勾結的話……不就協同叛黨了嗎?」
  「此事人命關天,可要有憑有據啊!」袁奎鄭重的說。
  「我們只要握有把柄,就不怕他不認帳……」錢舟不懷好意地說。袁寶倫和袁奎對視著,袁寶倫又轉過身看著錢舟,頓時一個毒計上心頭。
  左都尉府。
  書房裡,周世顯正在提筆作詩。自從那日在宮外和公主見面之後,他沉寂許久的心情也隨之好了起來。一首寫好之後,他拿起來看了看,正準備加印,突然,書房外閃進一個黑衣男子。周世顯不禁嚇了一跳,來人並不是府中的人,周世顯厲聲問道:「你是什麼人?」那黑衣男子原來正是
岱岩壇主手下的東方楚,只見他沒回答周世顯的問話,逕自走到桌前拿起剛剛周世顯寫的東西,大略的看了看,這才開口道:
  「都要入宮做駙馬
爺了,你還有閒情寫這些?」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陌生人,周世顯驚奇萬分:「你到底是什麼人哪?!」
  「你不認識我,我卻認識你。今天我沒有功夫跟你敘舊,我只想問你,你知不知道王謙現在在哪兒?」東方楚問。聽到「王謙」二字,周世顯心中
突然一緊,他怎麼會知道王謙的事?想著,他眼睛不由的上下打量面前的這個來路不明的人,猶豫了一下,開口道:
  「王將軍一案,聖上恩准緩辦;如今只是軟禁大牢,已不在大理寺獄牢了……」
  「哼,你們這些王孫公子,做事從來都是虎頭蛇尾,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東方楚說。
  「這位壯士,我跟你並不相識,你闖進我家,不問原由將我橫加指責,你到底是什麼人?!」周世顯生氣的說。
  「我是什麼人,不關你的事!我只想問你,想不想救王謙?」
  「救王謙,我是義不容辭!只是……」周世顯猶豫著。東方楚接著道:「那就行了,我只想請你幫我弄一塊進入大理寺的金牌,其他的事,你就不用費心了!」
  「你是說王謙……還被關押在大理寺?」周世顯吃驚的看著東方楚。
  「閹賊劉堪欺瞞皇上,王謙一案根本沒有緩辦!如果再不設法營救的話,恐怕會死在獄中了!」東方楚把事情都告訴了周世顯。周世顯一時神色大變,也不追究他是誰了,一心陷在救王謙的事中。
  紫禁城內。
  「稟告公公,袁國丈有書信呈上!」一個小太監送來一封信遞給劉堪。劉堪拿過信,拆開來看,那個送信的小太監跟過來在他耳邊說道:「信中還有一封……」劉堪把信打開,裡面果然還有一個東西,是一張空頭的銀票。劉堪看完,把信隨手塞進衣袖裡,瞇起眼睛,切齒地自言自語道:「周──世──顯!」
  袁府。已是掌燈時分了,可袁府中還是人聲嘈雜的。只見客廳裡,下人們正在進進出出的搬東西。
  「好啦!你們大家動作快一點……小心點

哪……小心小心,抬到那邊去……來來來……你小心一點!這裡面裝的可都是我的寶貝兒呀!你們兩個好好抬!小心點!……」說話的人是袁奎的夫人,她一邊說著一邊指揮著傭人搬東西。「啪!」的一聲響,只見一個丫鬟把手飾掉了一地,袁夫人看見,忙叫著走過去凶道:
  「哎呦,你怎麼搞的啊?這麼小的東西你都拿不好!你……你還站在這邊幹什麼啊?!還不趕快收起來?站在這兒討打啊!」說著就要舉起手打她。
  一邊坐著的袁瑞蘭看不下去了,忙上前攔住:
  「娘!算了!」
  「你看她笨手笨腳的!」袁夫人生氣的說。
  「快下去吧!」袁瑞蘭對那個丫鬟說道。「是!」丫鬟嚇的連忙彎下腰撿起掉在地上的手飾匆匆退下。
  「哎呦,我的大小姐!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拿本書!趕快進去拾掇拾掇!去去去……」袁夫人這才注意到身邊的女兒。
  「哎呀!收拾什麼嘛!不如隨遇而安……」袁瑞蘭想著剛才書中的情節說。
  「你呀,你要氣死娘是不是?你哥哥一天到晚不回家,你瞧瞧你,又一副整天漫不經心的樣子!你知不知道,李自成就要打進北京城來了!你知不知道呀!」
  「只要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娘,家財萬貫,您都帶得走嗎?不如闔家先遷去郊外山莊,暫避一時吧!」說著,她一轉身又坐進椅子裡。
  「是!去我當然想去!可是家裡這麼多金銀細款,你叫我怎麼放得下!不跟你囉嗦了,我要進去看看他們弄好了沒有。」袁夫人說不過女兒,只有走開。袁瑞蘭沒理她,拿起書又讀起來。這時,袁寶倫正從外面走進來,袁瑞蘭看見他忙迎上去叫道:
  「哥哥!你回來啦!娘剛才還在找你呢!」
  「她不關心我的事,管我去什麼地方!」袁寶倫一臉不高興。
  「還在為當不成駙馬爺的事生氣呀?」袁瑞蘭笑著問。
  「周世顯!我不會與你善罷甘休的!」
  「籠子裡頭的想往外跳,籠子外頭的卻又想往裡跑……」袁瑞蘭說道。
  「你說什麼?!」袁寶倫聽不慣。「哥哥,你不明白的!」
  「哼!你才不明白呢!如果不是姑姑在宮
中貴為娘娘,我們袁家哪來的榮華富貴!」
  「榮華富貴也不過是過往雲煙,一旦雲消霧散,那時候的雲泥之別,你就知道滋味了!」說著,袁瑞蘭便扭頭出去了。袁寶倫也不理會他那麼多,一屁股坐在椅子裡,停了片刻,他對身後站著的錢舟問道:「今天約好見面的地點沒有?」
  「李清華約你在城西見面。」錢舟說。
  袁寶倫點了點頭:「好!準備快馬,今天晚上隨我出城!」
  城西郊外。
  袁寶倫和錢舟來到一間廢棄的房屋前,一進門,兩人就將帶來的禮金堆放在桌上;錢舟把盒子打開,裡面裝滿了耀眼的金元寶以及各色珍珠手飾。只見堂前一位身著盔甲的人正坐在椅中,此人不過二十來歲模樣,英武神氣;他就是李闖部下大將李清華。
  「你也知道周世顯的父親為左都尉,而他馬上也要變成當朝駙馬,就是崇禎的快婿了!據我所知,周世顯和王謙過往甚密,多次進諫皇上赦免王謙,而且繼續與你為敵。所以,我懇請李將軍出兵懲罰周世顯。明日子時,周世顯儀仗入宮,這是最好的機會!只要將軍偷襲周世顯的儀仗隊伍,到時候朝廷一定大亂,你就可以獲得許
多的珠寶財物,一舉兩得啊!」袁寶倫開門見山的說。
  李清華聽他說完,沒有出聲。袁寶倫怕他不同意,馬上又說:
  「李將軍,這次我來是誠心跟你求和的,長平公主的大婚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李將軍,在下先告退了,願闖王兵馬旗開得勝!」說到這兒,他和錢舟就出了門。
  見他們走遠了,李清華從椅子裡站起來,看著一桌的寶物,不由冷笑一聲,自言自語道:
  「投降的,獻計的,誣告的,藉機報私仇的……這大明江山何以不亡呢!哈哈哈哈……」
  八月十五。
  此時李自成大軍距離北京城只有七十里了,長驅直入北京城就在這片刻之間,然而沉浸在喜悅中的周世顯,此刻正盛裝跟隨父親進宮與長平公主行大禮!
  那紅白相間的駙馬裝穿在他身上,更襯托出他與眾不同的高貴氣質,那腳踏實地的步履,更顯出他穩重的一面。駙馬的儀仗隊穿過一道道如巨石般崢然聳立的城門,他覺得自己離公主越來越近了,卻不知李自成「京城就在眼前,殺進去!」的雄厚聲音,此刻正在東城門外響起!
  小太監慌作一團向劉堪報上李自成已至城門口的消息,劉堪不僅大罵一番,還嚴加警告不許任何人在今天這個大喜的日子裡提起一個「李」字!
  晴空萬里,中日下的皇宮顯得格外莊嚴肅寂。今晚是公主的大婚喜宴,宮中的一切均已準備就緒,而乾清宮外,周世顯和長平公主正陪著崇禎帝在迴廊裡行至庭院。
  「今日雖然宮廷冷落,可是孤王是依照祖例,為你們完成大婚之禮。」崇禎說著看了看一邊的周世顯接著說:「嗯,孤王見你確是一表人
才,玉樹臨風!今日朕把長平公主交給了你,你要一世善待公主,不辜負朕的重託!」
  「父皇請放心!我與公主雖是金玉姻緣,卻有同誼之情。世顯在生一日,決不負父皇恩賜,公主垂青!」周世顯表決心意。
  「好!一會兒掌燈的時候,一家人共赴喜宴。」
  「謝父皇!」周世顯道。
  御花園中,長平公主與周世顯一同走在石子勻鋪的小徑上,明宮的婚宴均是在晚上舉行的,禮成是在第二天早上開始。所以從現在到明早還有很寬裕的時
間,這個時辰,他們倆彼此還是自由的。從日常的瑣事談到現今國家的局勢,兩人就這麼邊走邊說。長平忽道:
  「委屈你了……」
  「公主別這麼說,亂世姻緣,更經風雨。」周世顯看著她說,一抬頭,忽然發現前面有一棵巨大的古樹。他開口問道:「我常聽人說,宮中有棵含樟樹,這棵是不是?」
  長平解釋著:「正是含樟樹!你看它雌雄相連,雙株合抱。」
  「真是千古奇觀……」周世顯說著,看了看她意味深長道:「但願我跟公主,也能像這棵含樟樹一樣,合抱連枝,白頭到老!」
  聽他這麼說,長平不禁倍感幸福的笑了。忽然,她想起一件事情:「駙馬,那天鳳台相會,天上突然刮起一陣颶風,有人說這是不祥之兆
啊!」
  「時逢亂世,世上諸多異象呈現,都被解釋為不祥之兆;不過我,只相信事在人為。」周世顯用手拍了拍含樟樹的樹幹接著說:「就像這棵含樟古樹,屹立在這世上這麼多年,經過多少風吹、雨打、雷劈、地裂,可是還不是一樣鬱鬱蔥蔥、生機勃勃嗎?」
  「嗯……」
  忽然,周世顯靠近她並執起她的手,長平因他的動作而羞怯低首,卻不想掙脫。
  周世顯毫不感覺自己唐突,異常深情地望著她,握緊她:「公主,無論遇到什麼事,我們都要在一起!」
  長平感動他的認真,重重地點著頭:「嗯,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
  周世顯表情嚴肅的說:「李自成長驅直入,可能不久就會打到京城了……」
  「啊……父皇已經對王謙的案情有所懷疑,已下旨緩辦。」長平說。
  「可是我聽說,王謙還被關押在大理寺的死牢裡!」
  「有這種事?」長平吃了一驚。
  「我懷疑是劉堪欺瞞父皇……說不定他有不可告人的機密!」
  「待我稟告父皇,查辦劉堪,早日開釋王將軍!」
  「嗯……昨天,還發生了一件怪事,我……」周世顯想把自己在書房遇到黑衣人的事告訴長平,這時從御花園外跑進來一個小太監,對二人道:
  「請公主、駙馬更換朝服!」
  長平聽後便轉身要走,周世顯也跟著長平,小太監開口道:
  「駙馬,這邊請!」他指著反方向說。周世顯看看他又看看長平,不明白的問:
  「為什麼?」
  長平笑著解釋道:「宮裡的規矩,從卯時起,你我要分處另室。我今晚要在喜宮裡面一人獨坐,直到天明。」
  「這是什麼規矩?」周世顯又問。
  「名曰『坐帳』,是祖上傳下來的規矩。」長平耐心的說。
  「我還有話要告訴你……」
  「什麼話,明天一早再說吧。駙馬,請……」長平微笑著請他往另一個方向走,然後轉身而去。
  周世顯隨著小太監剛行幾步又站定轉回頭來望向離去的長平,似心有靈犀,長平也正回過頭來,兩人會心一笑。
  長平再次離開後,周世顯卻還站在原地,默默目送她漸遠的背影,心中竟泛起陣陣不安。
  大理寺。
  空蕩蕩的刑場上,幾個錦衣衛守在一旁。刑場正中的石柱上,王謙被捆綁在上面,劊子手拿著大刀站在他身邊。王謙仰著頭,目光炯炯……
  「啊──」劊子手舉起刀,用力的朝他砍下去。四周頓時濺滿了鮮血……
  劉堪依約為李自成打開四道城門,李自成率大軍頃刻如潮水般湧入,直達皇宮!
  宮中。
  原本平靜的紫禁城內,下人們都在慌亂的奔走。
  「不好啦!不好啦!李自成進了承天門了!……他攻進城門
了!」一個小太監慌張的大喊。劉堪看見他,一把抓起他的衣領惡狠狠地罵道:
  「你胡說些什麼啊你……」說著,從身後拔出一把小刀刺進他的腹部,再將他推開,小太監應聲倒在地上。
  「站住!」劉堪衝著還在亂跑的下人吼道:「誰要是再跑,跟他同樣的下場!」
  乾清宮。
  「皇上──不好了皇上──」王承恩跌撞著跑過來。崇禎大驚,忙問:
  「怎麼了?」
  「內城已經失陷……李自成已經攻進宮裡來了!」
  「啊?大營兵呢?怎麼內城一下子就攻破了?!」
  「是劉堪!從裡面打開城門!大營兵抵抗
不住,已經四處的逃散了!」
  「劉……是劉堪?」崇禎大驚。
  「皇上!快走吧!再不走您就來不及了!」王承恩急切的勸道。
  「朕的朝官呢?都哪兒去了?」崇禎回頭尋找,一臉驚慌。
  「文武大臣已經四處逃散了,就是內侍、太監,也就剩下我們這幾個人了!」
  「想不到,大明兩百七十年的江山,毀在朕的手中!朕成了亡國之君了!」崇禎見大勢已去,再無回天之力,不禁老淚縱橫。
  「皇上,快走吧!料理一下後宮的事,再不走,可就真是來不及了!」
  「王承恩,你派可信的內侍,把兩位太子送到袁娘娘府上。千萬不要暴露他們的身份!」崇禎痛苦的交代著。
  「奴婢遵旨。」王承恩接旨。
  「他們是朕的骨血、大明的根基,無論如何要保全他們的性命……」
  王承恩轉身對身後的何新道:「何新,快把兩位太子送走!皇上的旨意,你要牢牢的記住!」
  「是!」說著,何新跑了下去。
  這時袁娘娘跑過來對著崇禎問道:「皇上,你要把兩位太子送哪兒去?他們還小,他們不能沒有母親呀!求皇上讓我們母子一道,我拼了性命也要保護他們!」
  「唉!你怎麼還不明白?大勢已去了!」崇禎歎息。
  「皇……皇上,李自成衝進午門了!」突然有個內侍慌張來報,崇禎頓時不知所措。
  長平公主此時正在慈寧宮,對外面發生的事還一無所知。
  「公主──公主──公主──」周世顯突然推門而入。
  「駙馬?!」長平此時看到他十分訝異。
  「李自成……已經闖進皇宮了!」周世顯喘息未定的說。
  「什麼?!」
  「快走!」他喊道。
  「這……怎麼會那麼快就攻陷了呢?」長平不知所措。
  「劉堪這個狗賊裡應外合,引狼入室!」周世顯氣得咬牙切齒。
  長平雖然深知時逢亂世,大明江山已危在旦夕,可沒料到這災難會來得這麼快!突然她想到了崇禎:「父皇呢?我要去見父皇!」
  周世顯沒有猶豫半分,拉起長平就往外跑。
  「傳朕的旨意,後宮佳麗凡朕寵幸過的,一律賜死……」崇禎無力的說。
  「妾侍奉皇上一十八年,今江山破損,妾理應殉國,只求皇上恩賜三尺白綾,妾了此殘生……」袁娘娘痛哭著說。
  「妃子,你我有情,九泉之下再續今生吧!」崇禎與袁妃訣別。「聖上保重,妾妃拜別了!」
  「長平、太平兩位公主呢?」崇禎忽然想到兩位公主。
  「可憐長平公主今日大婚,求聖上放過她們吧!」袁妃為公主請求。
  「孤要放過她,不是將她們留給賊兵摧殘嗎?……」崇禎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有對她擺擺手示意她下去。
  「父皇!」這時,長平公主和周世顯跑過來。
  「父皇……父皇!」長平看到崇禎,忙向他跑過去。崇禎看著她說:「兒啊!大勢已去,明朝將亡了!」長平邊聽邊搖頭。崇禎接著道:
  「孤悔不聽你們勸告,誣陷忠良,姑息養奸,誤國誤民至此地步!悔之晚矣啊!」
  「父皇不要太自責,事已至此,要想些可行的辦法才是……」長平安慰道。
  「父皇!城南三十里外,有個雙塔寺,可以暫避一時。父皇可以從小道出南城門,請父皇速速易服而行,兒臣願在此抵擋賊兵!」周世顯建議。可崇禎卻不住的搖頭:
  「孤王不能救社稷,但願能死社稷……」
  「不!父皇!不!……」長平拉著崇禎的衣袖。
  「皇兒,父皇最疼愛你,原想在辭世之前,親眼見到你完成大婚,想不到竟然是害你……今日後宮佳麗均已賜死,為的是怕遭賊兵污染,辱沒祖宗。」說著,他看了看長平:
  「你是皇女,金玉之體,絕不能被……」
  「父皇……你是想賜兒死?」長平實在不能相信,自己的父皇要將自己賜死,好可怕!周世顯上前扶住她後退的身子。長平一觸到他,像找到了唯一的依靠,撲進他懷中低泣,又忍不住哭出聲來。
  「不!父皇……長平是聖上的愛女,求父皇開恩!讓我帶公主逃出皇宮,好暫避賊兵……」周世顯驚慌的喊。
  「唉,你能確保她不被賊兵所擄?」
  「兒臣拼了性命!也要保全公主!」周世顯據理力爭。
  「如果你是一員武將,孤王尚可許你一試,可惜,你只是一介書生,你以什麼保全公主啊!」此刻崇禎顯得萬般的無可奈何。
  「我……」周世顯語塞。
  「萬一她被賊兵所擄,他們知道是朕的皇女,在眾人面前污辱踐踏……唉!與其如此,不如……」崇禎始終說不出這麼絕情的話,長平卻早已哭成了淚人:
  「父皇……長平不幸,生在帝王之家,可是這麼多年來,已經飽嘗父愛;自古道『君要臣死,只憑一語』,而父皇,欲賜兒死,卻反覆不能出口……可見父皇,您愛女之深,長平死而無怨!」長平聲淚俱下的說著,而後又轉過頭來看著周世顯:「只是……我跟世顯今日完婚,沒想到就要死別……兒只求死後,九轉輪迴,來世託生再為父皇之女、世顯之妻,就於願足矣……」
  「公主!公主!」周世顯驚恐的喊著,彷彿已經感覺到他即將失去長平:「公主!不要!不要!」
  崇禎從太監手裡遞過來一條白綾。長平哀怨地看著,慢慢地伸出手去接,可周世顯在她身後拉著她的手臂哀求道:「不!公主……」是的,哀求,他只能無助地哀求。
  長平突然掙開他,「謝父皇」,朝崇禎深深一拜,接過白綾,顫抖著將綾子合與掌中相互摩挲著。沒等周世顯反應過來,她頭也不回的向外跑去。周世顯急忙追上:「公主──公主──」
  驚惶失色的太平公主隨後跑過來,滿地的屍首嚇壞了她:「父皇!這到底怎麼回事啊?!」崇禎歎息搖頭:「國破家亡,太平兒,你來得正好,快隨你皇姐一同去吧!」
  「上哪兒去啊?!」太平猶然不覺,反問道。「這……」面對天真的幼女,崇禎一時答不出話來。卻在此時,太監慌忙再報:「啟稟萬歲,李自成己經進入太和殿了!」
  「來不及了!」崇禎驚喊一聲,竟轉頭抽出一把利劍,對太平揚手舉起!「父皇,你這樣是要幹什麼?!」太平嚇得瞪圓了雙眼。崇禎卻再不答話,一劍向著幼女便刺!「父皇!」太平倉惶而逃,崇禎竟提足即追,誓要將太平置於死地!
  宮門內外,已是殺聲一片,李自成所率的義軍,這本是窮苦百姓組織的隊伍,此時居然毫無憐憫,那一把把鋼刀,竟砍向宮中老弱與那手無縛雞之力的宮女們;趁火打劫的更是不少,三五成群,各自搶佔著那誘人的金銀珠寶。
∼第二集(上)完∼ 第二集(下)

最佳流覽器 / 解析度:IE 5.5+ / 800*600.網站管理員:jiamin / 文案:老莫. Copyright ©2003-2011 YehT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