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下)
避危難瑞蘭藏禍身 罵寶倫惹禍鎖柴門
作者:思思媛、老莫/校對、配圖:jiamin

  袁府後花園。
  經過袁瑞蘭幾日來的悉心照顧,長平公主的傷勢已日漸好起來。崇禎的死對長平來說,打擊實在是太大了,悲痛中長平只有盼望著周世顯的平安,就是自己最大的安慰。她現在深信那句話,「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所以她要養好身子,等待時機挽救大明危亡,況且還有永、定兩位太子在。
  「公主,我看您的傷已經好多了。」袁瑞蘭說道。
  「多虧瑞蘭小姐你冒死相救,長平真是不知道如何感激才好……」長平說這話時,心中滿是對袁瑞蘭的感激。
  「快別說這些了,只是地方簡陋,委屈了公主。」袁瑞蘭笑著說。
  「不要這麼說……不過,我還是想早點離開府上的好。」
  「只要一有周駙馬爺的消息,我就送你們遠走高飛。」
  「嗯!……」長平感激的看著她,點了點頭。
  「小姐!」梅香從外面推門進來,看到二人便趕忙說道:「公主、小姐,有駙馬爺的消息了!」
  「真的?他在哪裡?」長平激動的站起來握著梅香的手急切地問道。
  「城關上到處都張貼著駙馬周世顯的佈告。」梅香說。長平的心猛地揪起來「啊……闖軍要追捕他?!」
  袁瑞蘭不忍看她如此擔心,便走過去安慰道:「公主不要著急,既是追捕,就表示駙馬爺尚在人世啊!」
  「但是,萬一被他們抓到的話……那不是難逃一死嗎?」長平越想越害怕。
  「公主貴體保重,素聞駙馬爺有膽有謀,機敏聰慧;既然這麼久他都沒有被闖軍發現,我想一定能夠逃出大難!」
  長平很是擔心,但又沒有別的可施之計。她閉上眼睛、雙手合十求上天保佑:「但願……但願蒼天顯靈保佑!」
  「我還聽說,那位被闖王逼婚的公主已經自殺身亡了,而且還聽人家說那位假公主,是個宮女!」梅香把從府外打聽來的消息全都說出來。聽完她說的話,長平吃了一驚:「一定是費宮人!」
  袁瑞蘭不明白的問道:「公主,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長平緩緩的說:「費宮人是我最貼身的宮女,與我情同姐妹……一定是費宮人,她為了引開李自成對我的追殺,假冒我名,卻被李識破被逼而死……」說著,長平禁不住抽泣起來。袁瑞蘭趕忙上前安慰:「公主,請
不要太悲戚……」長平轉過身來眼淚汪汪的看著她道:「瑞蘭小姐……多少人為了大明而亡,多少人為了皇室而死,我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說著,她的
目光充滿了痛恨和殺意,接著道:「瑞蘭小姐,請你讓我離開……好讓我向李自成討還血債!」
  「公主!你的傷還沒有好,再說,你一個女孩子家,又怎麼去討伐李自成呢?」
  「我苟活至今,已經對不起父皇的期待!倒不如拼這一死,也好早日到黃泉之下一家人團聚!……」話剛說完,長平已經是泣不成聲了。
  「公主何出此下策?如今永、定太子下落不明,駙馬爺尚在人世,你怎能不顧他們自行而去呢?這樣子會讓他們失去希望,讓大明的子民們失去精神依靠。大明還需要靠公主和太子來重整山河啊!」袁瑞蘭道。
  聽了她的話,長平更加悲痛欲絕,伏在桌子上痛哭起來。袁瑞蘭忙走過去,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輕撫著:「公主,您請貴體保重,瑞蘭一定會盡全力打聽到駙馬爺的下落,想辦法送你們到南方投奔誠王,也好和永太子闔家團聚。」
  長平慢慢站起來,她看著袁瑞蘭,百感交集的說:「瑞蘭小姐,
你對我恩重如山,長平無以為報……」
  「快別這麼說了!瑞蘭父兄,貪生怕死,獻媚新朝;每當想起,瑞蘭都無地自容……如今真要是幫得上公主一鱗半爪,也算是為我們袁家減輕一些罪過!」
  「小姐如此深明大義,請受長平一拜!」說著,長平就要跪下。袁瑞蘭見狀忙扶她起來:
  「不敢當,公主,我受不起!」
  袁府廂房。
  屋子裡,智慧師太正在為躺在床上的袁奎察看病情。袁夫人、袁瑞蘭和梅香都在一旁等著師太診斷的結果如何。只見智慧師太把完他的脈相,眉頭微皺著道:「相國爺怎麼會突然病得這麼厲害?」
  「唉,誰知道呢。自從前天從後花園回來,就整天這樣昏昏沉沉的,還一直不停的說著夢話。」袁夫人道。正說著,床內傳來袁奎斷斷續續的聲音:「皇上……微臣……微臣……」
  「老爺,老爺……你醒醒啊,老爺,老爺……」袁夫人聽到聲音知道相爺又在說夢話了,忙來到床邊。
  「娘,爹這是怎麼了?!」一旁的袁瑞蘭也耐不住有些著急了。
  「你看他這個樣子,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會這個樣子?會不會在後花園撞見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呀?」袁夫人急的猜道。一說到「後花園」,袁瑞蘭不禁警惕的想到了藏在後花園的長平公主,於是她看了看梅香,暗暗給她使了一個眼色,梅香明白的點點頭。接著袁瑞蘭開口道:
  「娘,我看您不要胡亂猜疑了!爹一定是受了什麼風寒。」
  「哎呀,你這個女孩兒家你知道什麼嘛!」說著,袁夫人轉向智慧師太求問:「師太您說說看,他是不是碰到了……?」
  智慧師太想了想問道:「不知這後院在哪?貧尼想去看看。」
  「梅香,帶路!」袁夫人衝著梅香道,接著就要與師太出門去。袁瑞蘭忙攔在她們之前:「不不,不行!」
  「哎,瑞蘭哪!你呀!你實在是太不懂事了你!」袁夫人看她莫名其妙的擋在前面,很是生氣,又轉過身來向師太解釋:「師太,不好意
思,您別誤會,平常都是老身沒有好好管教她,太寵她了。師太,我來帶您去好了。師太請!」說著就往外走。
  「娘!……」
  「哎呀!你不要鬧了!」袁夫人推開她,開了門。
  「娘!……」袁瑞蘭欄也攔不住她們,眼睜睜看著兩人出了門。
  「小姐!這可怎麼辦呢?」梅香問。萬一長平公主被發現的話……這後果不堪設想啊,袁瑞蘭也急得使勁想辦法。最後她鎮定的向梅香交待:「我看,你先去把公主藏好,千萬別出聲!我去應付她們!」
  正要出門,偏偏這時袁寶倫推門進來,一看到袁瑞蘭便道:「哎,妹妹,要去應付誰呀?」
  袁瑞蘭和梅香都被他的突然到來嚇了一跳。「呃……哥哥……」
  袁寶倫看她慌慌張張的樣子,不禁問:「什麼事情慌慌張張、鬼鬼祟祟的?」
  「我哪有鬼鬼祟祟啊?是……智慧師太來替爹看病!」袁瑞蘭小心應答。
  「哦,對了!爹說在後園遇見了鬼,你相不相信?」袁寶倫隨口又問。袁瑞蘭心裡急著去找公主,根本就無心回答他的問題,話說的吞吞吐吐的:「我……我不信。」
  「我也不信!我這個人從來不相信鬼神,我看,是碰到人還差不多。」
  袁寶倫的話讓她吃了一驚,該不會是被發現了吧!袁瑞蘭心裡想著。「碰到人?你碰到什麼人?」
  「你緊張什麼?我是碰到掃後園那個張老頭。」袁寶論說。
  聽到長平公主沒被他發現,袁瑞蘭不禁鬆了口氣:「我哪有緊張啊!我不跟你說了,我要去陪娘還有智慧師太。梅香,走吧。」說完,她趕忙和梅香走出屋子。
  袁寶倫看著她覺得奇怪,自言自語道:「這丫頭,有點不對勁……」
  「師太,請。」另一邊,袁夫人將智慧師太送到客房中:「天色已晚,也看不出什麼東西來,請師太先休息,明天早上再說吧。」

  「多謝夫人。」智慧師太躬身道。
  「那裡。」袁夫人忙回一禮,轉身出門。
  目送袁夫人離開,智慧師太坐在桌旁,神情凝重,心中似在思考什麼?忽地臉色一沉,起身拉開房門匆匆而去。
  袁瑞蘭房內,梅香為長平捧上一盅補品:「公主……」
  長平淡笑接過,舀起補湯輕嘗一口,佳餚入喉不禁一聲輕歎,抬起頭來望向袁瑞蘭:「真是太難為你們了!智慧師太走了嗎?」
  梅香急急言道:「嗯,今兒個早上好險哪,差一點就查到這裡來了。」
  又一聲驚喘,長平放下補湯站起身來:「我看我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你還是把我送走吧!」
  袁瑞蘭忙加攔阻:「公主請放心!只要有瑞蘭在,就有公主在!這些天來外面風聲很緊,公主到哪兒去都不安全!」
  「可是……讓你們擔驚受怕的,我於心不安。」長平緊皺眉頭。
  袁瑞蘭與梅香相視片刻,又柔聲勸道:「公主,你先安心的把傷養好,等過了這幾天,我再來想辦法。」
  望著兩人堅定的眼神,長平只能感激地點點頭,再抬起頭時,卻又是一臉愁容,一聲長歎:「也不知道,兩位太子現在怎麼樣了?」
  「公主。」袁瑞蘭忙又安慰:「你不要太操心了,兩位太子的事,我正託人去打聽呢。」
  「可是,這麼久都沒有消息,」長平愁容不散:「恐怕……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愁是心中結,要先把心放寬,傷才能夠好得快!」將那溫暖的手落在長平肩頭,袁瑞蘭笑著再勸。
 「謝謝你的寬慰。」嘴角露出些許帶著苦澀的笑容,長平又皺起了眉頭:「可是……我怎麼放心得下呢?」
  此時,智慧師太正躲在房外窗前偷聽,房中兩人的對話一字不漏傳入她耳中,而長平的幾句話更是讓她臉色大變,驚詫不已:「啊?!長平公主!」
  心中正自思量之際,忽見袁寶倫緩緩朝此行來,智慧師太一番急切觀望,跋足走上前去。
  本就深夜了,後院更是漆黑一片,袁寶倫但見一黑影朝自己撲來,嚇得一跳:「那是誰?」
  「阿彌陀佛,是貧尼。」智慧師太躬身回禮。
  袁寶倫這才放下心來:「哦,智慧師太。」
  智慧師太面帶微笑嘲問道:「公子半夜三更,是來巡夜呢?還是來捉鬼呀?」
  袁寶倫臉上閃過一絲疑惑:「那師太來這邊是做什麼的?」
  「是令堂大人命貧尼來捉鬼。」這話可問到點子上了。
  「喔,那你看到什麼鬼怪了沒有?」袁寶倫也不是省油的燈。
  智慧師太故意左右觀察:「此地陰氣重重。」
  「陰氣重重?為什麼我不覺得?」
  「鬼氣屬陰,所謂陰陽相撞,百物不侵,是指陽盛陰衰之道。我看公子鴻運當頭,陽氣正旺,自然鬼魅不敢近身。」
  智慧師太又在他臉上一番巡視:「不知公子今年貴庚?」
  「我今年三十二歲。」
  「三十二歲,寅卯生人……」智慧師太掐指一算,猛一聲驚呼:「哎呀,不好,公子今年犯太歲!」
  「犯太歲?那會怎麼樣?!」袁寶倫一驚。
  「犯太歲是件大事,公子,你看。」智慧師太指引他仰首朝天觀望:「歲星走到白虎星象之處,與虎之參宿相遇,即是犯太歲。」
  袁寶倫有些急了,不耐煩道:「我是問你犯太歲會對我怎麼樣?!」
  智慧師太猶疑道:「這……天支地干,陰陽五行,總而言之,多行善,少作惡,多念佛,少缺德。」
  袁寶倫眼露深沉卻面龐帶笑:「師太的道觀裡是不是缺少什麼油水?要不要我再為菩薩再塑金身?」
  「哎呀,公子真是積德行善。不知公子要
認捐多少?是用真金還是黃銅?」智慧師太故作驚喜狀。
  「哼!」袁寶倫卻再不答話,拂袖而去。
  成功將袁寶倫氣走,智慧師太沉聲一歎,並無欣喜。
  臥房中,袁瑞蘭與梅香正在門前俯耳細聽。
  「好像走了。」袁瑞蘭轉向長平,長平放心地鬆了一口氣。
  「聽聲音,好像是寶倫少爺跟智慧師太。」梅香聽得細心,袁瑞蘭點頭附和。
  「夜半三更的,他們來後園做什麼呢?」長平有些擔憂。
  「唉……」袁瑞蘭無奈地歎了一口氣:「我看這兒不安全,過了今晚,我們換個新的地方。」
  長平正待答話,卻見一道黑影閃入房中,嚇得她一聲驚呼跳起身來。
  「不必害怕,是我!」原來是智慧師太。
  「智慧師太?」長平認出她來。
  智慧師太行禮道:「貧尼拜見公主。」
  「師太,你認錯人了。」袁瑞蘭上前一步擋在長平身前。
  「小姐,你不用害怕,貧尼和公主曾經見過面。」
  「那你想怎麼樣?!」袁瑞蘭半信半疑。
  智慧師太不答,只定睛望向長平:「公主面色蒼白,是否有傷?」
  袁瑞蘭推開智慧師太伸向長平的手:「不許碰她!」
  「小姐,你誤會了。」智慧師平和地解釋道。
  長平不想再隱瞞,咬咬牙:「師太,既然被你識破,也不必相瞞,我是受了傷。」
  智慧師太歎道:「唉,自從李自成殺宮,先帝殉國之後,貧尼一直在尋找公主的下落。」
  「你找我?」長平有些驚訝。
  智慧師太道:「公主是否還記得,當年曾到觀裡拜佛?那是貧尼第一次見到公主,當時我就感覺到貧尼與公主有緣,將來定能助公主一臂之力。看來,當年感應到的前因如今有了正果。公主,你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
  袁瑞蘭卻不以為然:「公主身在堂堂相國府,難道說那些闖軍還能夠衝進來把公主帶走不成嗎?」
  「相國府自然無人敢闖,但是恕貧尼直
言,令兄袁寶倫會放過公主嗎?」袁瑞蘭與長平互望一眼,彼此深知智慧師太的話不假。
  「他根本就不知道公主就在府中!」袁瑞蘭還欲強辯。
  「他已經有所懷疑,剛才要不是被我糾纏的話,他早就闖進來了。」這番話又讓長平與袁瑞蘭汗流浹背了。
  「小姐,少爺也問過我好多次了。」梅香一旁點頭。
  「要是長此下去,必定會露底。」智慧師太苦口婆心勸告。
  事關公主安危,袁瑞蘭不敢逞強了:「師太,那你看,該怎麼辦呢?公主刀傷未癒,外面又盤查得這麼嚴,公主怎麼樣才能夠安全?」
  智慧師太欣慰道:「小姐不顧安危,捨命營救公主,貧尼十分敬佩;如果公主跟小姐相信貧尼的話,我想將公主接到百花山去。」
  「百花山?」長居深宮,這地名長平可從沒聽說過。
  「嗯,百花山山青水秀,景色迷人,山中有一道觀,人跡罕至,而且貧尼略懂醫術,還可以
替公主療傷。不知公主意下如何?」智慧師太神色安然,言中卻有著堅持。
  「我看師太所說可行。」長平稍一猶疑便點了點頭。
  「可是,荒山野外的,公主乃千金之體,如何能夠抵擋得住?」袁瑞蘭還有些不大放心。
  長平搖頭,對榮華富貴,她已經看透了。
  智慧師太再道:「山中食宿自然比不上相國府,但是遠離城市,心靜神逸,對公主的身體會更加有益處。」
  長平凝思片刻:「瑞蘭,我長期躲藏在府上也不是長遠之計,總有一天會被發現,我還是跟師太去的好。」
  袁瑞蘭點點頭:「既然公主首肯,我也不便強求,只是處處戒備森嚴,李自成又張貼佈告追捕公主,公主要怎麼樣才能夠出得去呢?」
  「明日我會在府中做法事,只有利用這個機會才能將公主送出去。」智慧師太早已想好計策。
  見長平與袁瑞蘭欣慰對視,智慧師太正色叮囑:「袁小姐,我現在就回觀中準備,天黑之前
回來,在這幾個時辰裡,請你將公主藏匿好,千萬不要出意外。」
  「你放心去吧,這裡有我。」袁瑞蘭忙回道。
  「貧尼告退。」既已商議妥當,智慧師太躬身離去。
  梅香關好房門,袁瑞蘭對長平說道:「公主,我看你也早點歇息吧。」
  長平感激點頭:「嗯。」
  袁瑞蘭笑笑:「我會和梅香在外面徹夜守護的。」
  兩人相視點頭而笑,不安定的心似乎開始感覺安穩了。
  卻說袁寶倫被智慧師太擋回後,在房中是左右踱步,凝神細想又自言自語:「奇怪,真是有點奇怪。」
  想起了什麼,「錢師爺!錢師爺!」袁寶倫朝門外高聲喊道。
  「公子叫我?」錢師爺應聲而入。
  「你覺得相爺的病怎麼樣?」袁寶倫問道。
  錢師爺輕聲回道:「病得很奇怪。」
  袁寶倫眼珠一轉:「我在想,後院不像有鬼,倒像有人!」
  花園廂房中,袁瑞蘭正與長平傾談,卻見梅香小心翼翼推門進來。
  「公主,小姐,有好多家丁在園裡竄來竄去的,不知道在找什
麼?」
  兩人大驚,袁瑞蘭感覺不妙:「平日那些家丁小子和家中男僕是不准進入後園的。」
  梅香也察覺不太尋常:「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你先別慌。」袁瑞蘭止住梅香,向長平道:「公主,你在這守著,我們出去看看。」
  門外帶家丁四處搜查之人正是錢師爺。
  「住手!」袁瑞蘭衝他一聲怒吼。
  「小姐。」
  「你們在這鬼鬼祟祟、東張西望地在幹什麼?」袁瑞蘭狠狠盯住他。
  「回稟小姐,小的在找東西。」錢師爺陰笑回答。
  「胡說!這裡是相府後園,住的都是內親女眷,你們進來找什麼?你倒是給我交代清楚!」袁瑞蘭怒斥之時,卻不料袁寶倫已在她身後悄悄推開廂房門,溜了進去。
  「小姐息怒,我們是奉公子之命……」錢師爺趁機拖延時間。
  察覺有人進入房中,長平依舊端坐,毫不驚懼。
  而在眼前之人臉上一番巡視後,袁寶倫不禁驚呼:「你……你是長平公主!」
  「你還記得我?」長平依然面不改色。
  「你不是……?」袁寶倫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這位佳人。
  長平嗤之以鼻:「你以為我死了嗎?」
  「你怎麼會在這兒?!」袁寶倫似乎才看清楚她的模樣。
  「你一直在找我?」長平斜望他一眼。
  「皇上貼出黃榜,賞黃金萬兩來捉拿你。」
  「我才值萬金?李自成太小看我了!」長平神色威嚴,冷冷一笑後,衝袁寶倫問道:「袁公子,你何不綁了我去見李自成呢?也好討賞封侯啊。」
  袁寶倫陪笑道:「公主,你也太小看我了,如今,袁府變為相國府,我不也是個嘉俞侯嗎?想要討賞是不必了;不過,公主的下落,不僅是皇上關心,連我也十分惦念。」
  「哼!」長平對他那副奴才相是厭惡不已。
  袁寶倫卻裝作不知,反更靠近長平身邊:「公主,自從紫禁城彩鳳樓跟公主見面以後,公主的倩影一直在我腦海裡面,本來,我也想跟公主結婚的,可是因為那個周世顯,把公主的心都騙走了!如今,真是天賜洪福,公主就在我面前,這難道不是天意嗎?」
  長平明知故問:「你要怎麼樣?」
  「只要公主願意的話,我可以不向朝廷告發,公主就永生永世住在相國府,我可以擔保你享盡榮華富貴。」袁寶倫大聲明志。
  「你做得到?」長平滿面嘲弄。
  「我袁寶倫言出必行!」袁寶倫只當真打動長平之心,喜出望外。
  「可惜。」長平輕笑一聲。
  袁寶倫趨前一步:「可惜什麼?」
  長平緩緩言道:「可惜父皇冷落正宮母后,專寵袁妃,袁家見皇恩浩蕩,舉家升騰,如今父皇屍骨未寒,爾等已經成了叛賊李闖的新寵!現在又以生死之擇誘惑本宮,我如果貪圖生存和富貴,不如去投靠李自成!何苦屈從於你這個小小的嘉俞侯!」說到後來,長平滿面忿恨之色。
  長平極盡嘲諷,袁寶倫這下氣壞了:「長平,我告訴你,如今你不是什麼天子的公主,也不是什麼嬌貴的帝女,你只不過是朝廷的要犯,是明朝的餘孽而已!」
  長平恨不得啖其肉:「好啊,那何不叫家丁、打手來把我綁起來,獻給當朝!」
  「你以為我不敢?」袁寶倫更是怒髮衝冠。
  長平眼似利箭掃向他:「你就是不敢!你怕李自成會問起,為什麼崇禎帝的公主會在你相國府裡面?」
  「這……」長平的話讓袁寶倫一時面如土色。
  「既有公主,那麼太子呢?永、定二王呢?是不是也都在你堂堂相國府內?」長平步步逼近,袁寶倫是退無可退。
  袁寶倫手腳發顫:「你……你別在這裡危言聳聽,難道,你不怕死嗎?!」
  長平毫不遲疑,還是字字如刀:「現在怕死的是你!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生死有命,死得其所!而你,卻仰人鼻息,為人鷹犬,若不是為了保全一條性命,又何須苟且偷生!」
  「來吧,殺了我,去向李自成獻媚吧,你這大明的叛徒!」滿腔怒火今日終得宣洩,長平罵得暢快。
  袁寶倫咬牙切齒:「好,我就殺了你!」
  「好啊,來啊!」長平不退反進。
  兩人正在對峙之時,袁瑞蘭推門急入:「住手!」更一步擋在長平身前:「你要殺,就先殺了我!」
  「你給我讓開!」袁寶倫氣急敗壞。
  袁瑞蘭衝他一番大罵:「哥哥,你和爹投降李闖,效命新朝已成大辱,如今再要是殺害公主,那真是喪盡天良,神鬼難容!」
  「哼!都是你幹得好事,閃開!」袁寶倫七竅生煙,目露凶光。
  長平不願連累袁瑞蘭:「瑞蘭,你不必阻攔;袁寶倫,你殺了我吧!」
  話音剛落只見錢師爺急步跑來:「公子,公子。」
  「什麼事?」袁寶倫正好得以下台。
  「聖上召你立即進宮啊!」
  惡狠狠盯著長平,袁寶倫下令道:「好,你幫我看著這個女人!還有她!」袁寶倫掉頭狠瞪一眼妹妹:「給我鎖起來!有什麼閃失的話,拿你的頭來抵命。」
  「是!」錢師爺點頭應道。
  「哼!」再一聲怒哼,袁寶倫拔足而去。
  皇宮內院。
  原來袁寶倫早向李自成投書狀告李清華,李自成雖半信半疑,但對李清華已有了戒心,這次召來袁寶倫,正是想證明自己的懷疑並沒有錯。袁寶倫深知李自成倚重李清華,所以這次是絞盡腦汁要將李清華置於死地!對李自成的問話,他是答得小心翼翼卻字字污蔑,不但說李清華對明朝餘孽心懷善意,暗裡勾結,更道李清華在外自封為王,他日李自成江山將取而代之。此話李自成是記在了心頭,暗裡對李清華氣得咬牙,明裡對袁寶倫褒獎不已,還將他留在宮中食宿,更交代大事,委於重任。
  相府大廳中。
  袁夫人為夫君之病焦慮不已:「師太,你看相國怎麼樣了?」
  「唉,貧尼看……」智慧師太欲言又止。
  袁夫人急問:「怎麼樣啊?!」
  「面呈青紫,口唇發白,有一股陰氣從相爺的中堂之間悠悠地冒出來,此乃氣微之相。」
  「那……那怎麼辦呢?」雖不懂醫理,也知不妙,袁夫人臉都白了。
  「看來厲鬼仍在府中作怪。」
  「師太,那就請您快點驅鬼吧。」
  「是。」智慧師太應道,轉過身去叫來一道童:「悟清,快去後園查看厲鬼的行跡。」
  「是。」那道童正是東方楚。
  離開大廳,東方楚幾個起落便竄到了後花園中,前後一番小心觀察,發現有一窗戶裡面有燭光,正待再進一步察看時,卻聞園中傳來爭吵之聲。
  「小姐呢?夫人叫小姐快去。你說不行?你算老幾啊?再說,你們陪著公子,跑到後花園小姐的繡樓來幹什麼?」
  「我們是奉了公子的命令守在這裡,沒有公子的命令,誰也不能帶小姐離開這裡。」
  「我也是奉了老夫人的命令行事,你滾開!」
  原來是袁寶倫的親信與幾個家僕在吵鬧。
  「下面是怎麼了?」被關在閨樓中的袁瑞蘭問梅香。
  「好像是家丁們吵起來了。」梅香關上窗戶。
  家丁吵架?袁瑞蘭奇道:「他們在吵些什麼?」
  梅香搖頭:「不知道啊,聽不清楚。」
  袁瑞蘭眉頭緊鎖,焦躁不安:「唉,一定是出了事情!看這個時辰智慧師太也該回來了,如果智慧師太營救公主的事情被我哥哥知道了,不但公主有危險,就連智慧師太也是性命難保。」
  「哎呀,那怎麼辦?咱們又出不去。」梅香也急了。
  「怎麼辦呢?」腦袋都想破了,還是沒辦法。
  「什麼人?!」忽然閃進來的一道黑影打斷袁瑞蘭的思緒。
  原來是東方楚:「在下東方楚,是來協助師太救公主出去的。」
  袁瑞蘭放下心來:「公主被我哥哥發現了。」東方楚大驚。
  袁瑞蘭又道:「我哥哥進宮去了,公主她一定還在府中。智慧師太人呢?」
  「師太在外面,跟袁夫人周旋呢。」
  公主沒被轉移就好,東方楚只得再想辦法:「事不宜遲,我聽說瑞蘭小姐俠義熱腸,這事還要請瑞蘭小姐相助,我們一起營救公主出去。」
  「大俠盡請吩咐。」袁瑞蘭正義凜然。
  「我有一計。」東方楚俯首在袁瑞蘭耳邊一陣嘀咕。
  「嗯,就依計而行吧。」袁瑞蘭連連點頭,叫過梅香:「梅香,你快帶大俠走一趟。」
  「是,小姐!」能救公主,梅香也是義不容辭。
  「快來……」不敢再有耽擱,東方楚拉過梅香就跑。
  昏暗的柴房中,長平席地而坐,她似乎想什麼想出了神,臉上滿佈惆悵與失落,忍不住幽幽的歎息著。
  周圍的黑暗逐漸讓她心慌意亂,冷冽的空氣更讓她坐立難安。
  「瑞蘭小姐!」拍打著柴門,得到的是空洞的回音。
  「瑞蘭小姐,讓我出去啊!瑞蘭,瑞蘭,你放我出去啊!」不停地拍打著,不住地喊叫著,深沉的絕望將她籠罩。
∼第三集(下)完∼ 第三集(上)

最佳流覽器 / 解析度:IE 5.5+ / 800*600.網站管理員:jiamin / 文案:老莫. Copyright ©2003-2011 YehT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