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上)
百花山聚散兩依依 端王府盼回大義人
作者:老莫/台詞記錄:迦陵頻珈/校對、配圖:jiamin

  袁府大廳。
  袁奎一見是駙馬,早嚇破了膽,對於袁寶倫的行徑忙加阻攔:「放肆!你啊,你又在惹事生非了,難道你忘了嗎?我就是做了虧心事,所以才種下了禍根,白天才會見到鬼啊!你還不多積德行善,把人給我放開!」
  「爹!」袁寶倫不甘輕易放過周世顯。
  「放開!你們都給我退下!」袁奎狠聲制止,驅走手下人。
  「好了,你就聽你爹的話吧。」袁夫人也忙勸兒子,袁寶倫只得悻悻退開。
  「還我的妻子,還我的長平公主!」周世顯怒不可歇。
  「公主?」一旁的梅香睜大了眼睛。
  「駙馬爺,闖王進京,先帝殉國,大明的兵馬兵敗如山倒,我們父子也是逼不得已為之。我知道,我們對不起先帝,我們對不起大明,也更對不起皇恩浩蕩。我知道我死後,我沒有顏面去面對祖宗、面對先帝啊!」憶及前事,袁奎悔恨不已。
  面對這張小人嘴臉,周世顯不屑道:「你的事情我不想知道,我只想找回我的長平公主。」
  袁奎莫名其妙了:「駙馬爺,你說你要找公主?這公主逃出宮之後就音訊全無,這……這我們也不知道啊!」
  「公主明明曾在你的相國府內!」袁奎從頭到尾都被矇在鼓裡,這點周世顯哪能料到。
  「有沒有這回事?」袁奎轉頭問兒子。
  袁寶倫怎麼可能承認:「哪有這種事情嘛,他根本是在栽贓誣告。」
  「駙馬爺,我看你一定是誤會了。這樣吧,你先在府中暫住,我一定仔細的盤查。」袁奎小心言道。
  留在府中?袁寶倫嚇了一跳:「爹,周世顯是朝廷捉拿要犯,他不能留下來!」
  袁奎瞪了他一眼:「你不要再說了。」再向袁夫人小心囑咐:「夫人,你親自為駙馬爺安排住的地方,順便到廚房準備上好的酒菜,我要親自為駙馬爺壓驚。」
  見娘親帶走周世顯,袁寶倫氣得跺腳:「爹,您到底在幹什麼嘛?」
  「孽障!你造的孽還不夠嗎?你真的要你爹死後下地獄受牢獄之苦嗎?你給我好好的款待駙馬爺,要再出什麼差錯,我唯你是問!」袁奎怒斥道。想不到幾番驚嚇,倒嚇回了袁奎一點良知。

  相府客房。
  周世顯微啟窗欞,小心翼翼睜圓了一雙眼巡視著周圍,卻聞一陣腳步之聲由遠而近,他忙退回身正襟危坐。
  稍後只見袁瑞蘭在梅香的引領下步入周世顯房中。
  周世顯對袁瑞蘭的來訪有絲驚奇,卻毫不露聲色,只正色行禮道:「素聞瑞蘭姐嫻淑大方,今日幸會。」
  袁瑞蘭大方一笑:「公子過獎了。瑞蘭不幸生於叛節相府之家,時至今日,也只得潔身自好,苟且偷生。公子此來是為了長平公主?」
  「正是為了公主!」周世顯激動的跨上幾步,長平的安危讓他的心都痙攣了:「小姐,可知道公主的下落?」
  袁瑞蘭歎道:「公主確在府中住過!」
  「公主曾在這裡?!那她現在到底在哪裡?!」周世顯一顆心在胸中「撲撲」急跳。
  「說來話長。」袁瑞蘭剛要道出詳情,只見梅香慌慌張張跑進來:「小姐,小姐不好了!錢師爺帶著人往這邊走來了。」
  袁瑞蘭大驚,忙道:「公子,此處不可久留,我哥哥一心投奔李自成,他是不會放過你的!」
  周世顯卻沒把眼前的危機放在心上,只求道:「小姐,我這次來京城,歷盡了千辛萬苦,別無他圖,只想得到公主的確實下落,懇求小姐明示。」
  袁瑞蘭見他焦急若此,也只好道明因果:「長平公主身帶重傷,我把她藏在府中後園,不料被我哥哥發現要置公主於死地,幸好智慧師太出手相救,只可惜……」
  「可惜什麼?!」袁瑞蘭的話本讓周世顯微寬心懷,但沒想到還有變故,一時間竟白了臉。
  袁瑞蘭正要再開口,梅香已在慌亂大喊了:「小姐,來不及了!我們得快點把周公子送出府。」
  情勢危急,再重要的話也無暇說了,袁瑞蘭急中生智,鎮定安排道:「梅香,我看你帶公子從後門走,我在這裡應付他們。」
  「周公子,快跟我走吧!」梅香拉了周世顯就開跑。
  周世顯卻不肯邁步,還在大聲詢問:「小姐,後來怎麼樣啊?公主現在究竟在哪裡?!」
  「後來園中無端燒起一場大火,公主她……」還不走!袁瑞蘭急壞了。
  「公主她現在到底在哪裡?」擺脫梅香的拉扯,問不出公主下落,周世顯說什麼也不願離開。
  「公子,快走啊!」梅香死命拽著他向門外拖去。
  「公主她……她在百花山。你快走!」袁瑞蘭也使勁將他推出門外。
  周世顯小心翼翼出了相國府,剛行至街頭,卻見過往路人個個神色慌張急忙奔逃著,似出了什麼大事。正在狐疑之時,只見張掌櫃與那老丈在一大樹後衝他招手,他忙跑過去:「張二哥,陳老丈,發生什麼事了?」
  陳老丈道:「聽說要抄斬吳三桂的家。」這話讓周世顯大吃一驚,看來朝廷形勢即將有一場大變動了。
  「公子,有沒有公主的消息啊?」張掌櫃小聲問道。
  周世顯沒回答,反急問了一句:「百花山要怎麼去?」
  「百花山?」張掌櫃莫名其妙時,陳老丈答道:「出了城往東走,我帶你過去。」
  說完,三人急步離去。
  吳三桂府邸。
  袁寶倫帶領大軍得意洋洋進駐了吳府。
  剛進內院,一隊人馬衝出來將他攔住,為首之人是李清華手下副將,
乃奉李清華之命保護吳府。
  袁寶倫哪將這小小副將放在眼中,只聽他一聲令下,大隊兵丁衝進大廳、內室,不到片刻,就將吳府中男女老少一個不留殺了個精光,連那副將也未能免於難。
  看著那副將遍體鱗傷倒下,袁寶倫更是一聲冷笑:「李清華,你想跟我作對?」
  而此時的吳三桂還念念不忘那傾國傾城的陳圓圓,聽師爺說李自成欲納陳圓圓為妃,氣得他大發雷霆:「禽獸!我早晚踏平紫禁城!去告訴李自成,他再不放夫人,我就要反了!」
  師爺答道:「下官已經通告李自成手下的大軍李清華,讓他立刻釋放夫人。」
  吳三桂問:「他怎麼說?」
  「李清華倒還懂得權衡輕重,他答應啟奏李自成將圓夫人送還給元帥。」師爺的回話讓吳三桂更漲了氣焰:「三天之內,他再不送回我的陳圓圓,我就要起兵造反,攻進紫禁城!」
  「那清兵有什麼消息啊?」此時的吳三桂與清軍早有聯繫,等的也就是個機會了。
  師爺回道:「羅克勤親王囤兵幾十萬紮駐在三邊鎮,我看他們早想進攻北京城,只是目前等待時機。」
  「好!小心清兵的動靜,繼續和羅克勤親王保持聯繫,注意李自成的動態。」吳三桂命道。
  這時師爺卻小心說道:「李自成親自命令嘉俞侯袁寶倫要抄斬元帥府。老太爺、老夫人、夫人、少爺、小姐全府兩百餘口全部蒙難,家產全部充公,闔府數百人無一倖免!」
  「你說什麼?!」這話讓吳三桂差點沒背過氣去:「李自成,你……你好狠的心,你這是逼我造反!」
  「元帥保重啊!」師爺還想勸,吳三桂卻再也等不及了:「備馬,我要親自出關去見羅克勤親王!」
  百花山上,風景秀麗。清雅幽靜的百花山被一層薄霧輕輕籠罩著,顯得有如世外桃源般,如果此刻身邊伴著他的不是這綠樹成蔭,不是這青松古桐,不是這潺潺流水,而是那魂牽夢縈的佳人,那將是一種何等愜意的心情啊;他真的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哪怕只換得跟她一刻一秒。
  「山野茫茫,到哪裡去找呢?眼看三日時辰已到。公主──長平──妳到底在哪兒呢?」千絲萬縷的愁緒纏繞在心頭,擦擦那斯文憂鬱的臉龐上滴落的汗水,周世顯疲憊的聲音中滿是焦急與酸楚。
  一精神抖擻的採藥人經過,讓周世顯似乎看到了一點希望,忙喊住他,冒昧問道:「老丈,你知道長平公主嗎?」
  採藥人點點頭,打量著他:「知道,大明朝崇禎先帝的長平公主。」
  周世顯緊接著問:「你知道她在哪兒嗎?」
  採藥人疑惑道:「你是他的什麼人啊?」
  周世顯心中一喜,迅速展開了眉頭:「我……你先告訴我,她在哪裡?」
  「你不說實情,我也不能講實話。」這採藥人還挺難打發。
  看來不說實話是很難從採藥人口中得知長平的消息,此刻心急如焚的周世顯哪還有心顧及自身安危了,只微一猶疑,便衝口言道:「長平公主是我妻。」
  採藥人一聽,瞪大了眼:「你是駙馬爺?」
  「是!」周世顯重重點頭。
  見眼前人雖一臉疲態,卻難掩一身貴氣,採藥人即時就信了:「駙馬爺,我告訴你,公主……公主她……過世了。」
  又一道晴天霹靂!周世顯微張著嘴,驚恐地望著採藥人,顫抖地問道:「公主真的不在……不在人世了?」
  採藥人低頭歎氣:「我每天採藥,都會從公主的墓碑前走過。」
  眼前一黑,周世顯只覺得自己好似從險象環生的懸崖峭壁又直掉下了深不可測的無底深淵,「公主的墓在哪裡?」一句問話從他口中說出,他卻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公主的墓在百花山上。」採藥人指向山頂。
  「請你帶我去看公主的墓,我要去祭拜她。」淚水滑下臉龐,再輕輕吐出一句話,一時間,周世顯竟變得冷靜無比。
  同情的看他幾眼,採藥人義不容辭的領路:「好,你跟我來吧。」
  渾渾噩噩跟在採藥人身後,沒走多久就來到一片寬闊的空地,但見周圍芳草萋萋,一簡陋的墳墓在空地中微微隆起,而那塊薄薄的木板就是墓碑。
  「就在這裡。」採藥人指指墓碑。
  緩緩走過去,周世顯再也支撐不了疲憊的身軀,再也承受不住刀割般的心痛,他在墓碑前跪倒,咬緊牙齦,滾燙般的熱淚再次滑過他的面頰,他暗啞地呼喚著那逝去的愛人:「長平!」
  他的悲慟讓採藥人無比同情地搖搖頭,不忍再看,轉身離開了,而他的傷痛還在繼續……
  「長平……公主……」他緊擁住墓碑,似擁住她溫暖柔軟的身軀,他
輕撫著黃土,似愛撫她柔如絲緞的秀髮。是的,他還清楚的記得,她的一顰一笑,一嗔一怒,一悲一喜,他是記得那麼的清楚,似乎她一直就在他身邊,從沒離開過片刻。
  「想不到,你我洞房花燭未盡一夜,如今已是天人相隔……公主,妳要是地下有知,應該看見世顯來祭拜你了。曾記得含樟樹下,你我山盟海誓,情深款款,如今言猶在耳,卻再也看不到你的花容月貌,聽不到你的聲音了。公主……公主……」他那一聲聲的嘶嚎在空曠中飄散開來,他埋首在心為之碎、腸為之斷的深沉悲痛和絕望之中,嚎啕大哭!
  挖掘著深埋的黃土,指尖泛著血絲,但他感覺不到一絲疼痛;她從此再也不能醒來,和他共享日夜星辰、春夏秋冬,那他的這一生,也再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百花山上,瀑布依然在盡情的流瀉著。從山頂無意識的走下來,周世顯失了心魂般地茫然邁動著腳步;淚已流乾了,心已麻木了,他此刻就像置身在一場永不甦醒的噩夢之中,又怎麼會看到不遠處那優雅佇立的一道身影……
  長平經常都會來看自己的墳墓,每次站在自己的墳墓前,她都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這感覺曾讓她徬徨無助,卻也讓她流連忘返。
  乍看到那道充滿哀怨悲淒的背影時,她只當又是自己的錯覺,因為他總是出現在她夢裡、腦裡、心裡。等待如煎,相思如狂,她終於體會到那種椎心刺骨的難熬滋味,在那每個期盼和寂寞的淒涼晨昏,她總是看到這副身影,這副面容……自己真的又在做夢嗎?怎麼那轉過身來的容貌如此清晰可見?!長平吃驚地張大了雙眸,不放過一絲一毫地深深凝視著,是他!真的是他!她不是在做夢!
  「世顯!」奔下山間,她臉上泛起了興奮的紅暈,一顆心不住亂跳,激動得幾乎就要迸出胸口。
  佇立在小橋邊的周世顯木然地望著水中倒影,該何去何從?一向行事堅毅果斷的他,此刻心中沒一點頭緒。
  「駙馬!駙馬!駙馬!」終於又回到了他的身邊!這孤單寂寞的背影已伸手可及,長平眼中閃著淚光,臉上卻溢滿了喜悅。
  是誰的聲音?有人在叫我嗎?不由自主轉過身來,周世顯木訥的望向眼前窈窕輕盈的倩影。
  渺渺淒淒,飄飄濛濛,那本已無法捉摸的神智隨著這道充滿虛幻感的身影在慢慢聚攏,眼前的人影逐漸衝破迷霧,變得清晰了……
  「你……你是……?!周世顯瞠目結舌,一股恐懼感瞬間籠罩著他,令他不由自主地倒退幾步。這是幻覺嗎?!他真的好怕這是幻覺!
  「駙馬,我是長平啊!」帶淚的笑顏在臉龐泛起,綻放出無比喜悅的璀璨光芒。
  深沉而專注地凝視著她,他的聲音有絲暗啞:「難道我到了天上,是你的靈魂,公主的靈魂來與我相見?」
  心痛著他的傻氣,款款情意在她姣美的臉上流瀉:「我是長平,我是真的長平啊!」
  「你沒有死?!」難以置信地眨眨眼,周世顯終於找回了一些神智。
  「嗯!」長平癡癡望著他,深情的搖搖頭。
  「不,不會的,不可能的,一定是我在做夢。」猛然搖著頭,周世顯遲疑著,接二連三的打擊已讓他分不清虛幻與現實。
  「不,駙馬,你沒有做夢,這不是夢!」長平有些急了,她多想再投進他的懷抱,多想再觸到那久違的溫暖啊。
  一瞬也不瞬地緊緊望著她,他彷彿好不容易從最深沉的追憶裡醒來,緊接著又陷入了一場最瑰麗的甜夢裡,嘴邊泛開一絲由衷欣慰的笑容:「一定是我感動了天上的神靈、地下的魂魄,特許你下界來與我相見的。」
  長平有點哭笑不得了:「駙馬,你要我怎麼講,你才肯相信我呢?我是長平,我真的是長平啊!」
  拚命地定定神,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越來越清晰的人影,周世顯怔怔的問:「你真的沒死?!」
  「我這不是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嗎?」長平對著他微微笑著。
  眼眶浮上了一層淚霧,他抬起雙手,顫抖的、小心翼翼的捧上她的臉,那柔滑、實在的觸感讓他一聲大叫:「你沒有死,你真的還活著!」
  「駙馬!」徘徊在她眼眶中如霧如露的淚水終於順著她的面頰緩緩滑了下來。
  「長平,公主,我的妻啊!」一把拉過她緊摟在懷中,兩人激動的相
擁在一起,久久不願放開彼此,終於放開時,卻又在望見彼此那朝思暮想的容顏後,又忍不住再次緊緊相擁。
  流水潺潺,清泉急湧,譜成一首歡快之曲;為飽經患難的癡心人而唱,為堅貞不移的真情者而歌。
  「一定是我們的真情感動了天地,才使你死而復生的。」兩人緊緊依偎著,在無聲的喜悅裡,盈滿的是款款情意,在周世顯的欣慰中,洋溢的是對上蒼的無限感激。
  長平笑他的傻話:「其實我根本就沒有死。」
  「那這墳、這墓碑是怎麼一回事啊?」指向那讓自己痛斷肝腸的墳墓,周世顯不由有些好氣又好笑。
  長平苦笑道:「智慧師太把我救出了相國府,送來百花山,為了掩人耳目,避過李自成的追捕,所以才動意立起了這座假墳。」
  「原來是這樣,我……我還真以為……」暗嘲自己的無知,周世顯上前緊握住長平的雙手,情意深深:「現在好了,現在可好了,真要謝天謝地。」言畢還恭敬非常的對著上天合掌而拜。
  長平此時是面泛桃花,喜難自禁:「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跟你相遇,剛才我還以為自己到了仙界了呢。」
  凝視著她絕美的面容,周世顯簡直移不開自己的眼睛了:「沒想到你還是跟從前一樣,容顏依舊。」
  心上人的讚美讓長平羞紅了臉,心底溢滿了甜蜜,她熱切地端詳著他、關懷著他:「你好像比以前壯實了些,這些日子裡,你都到哪兒去了?」
  「唉!」周世顯微微歎息,搖頭不願多講:「一言難盡。」猛然想起
了什麼,他仔細地巡視著她的身體:「你的傷……你的傷好了嗎?」
  長平感受著他的關切:「好了,多虧瑞蘭小姐和智慧師太的細心照顧,要不然,我也不會再見到你了。」她淡淡的一語帶過,酸楚只在她心中稍滯即逝,此刻有他在身邊,過往的一切悲苦似乎根本不值一提了。
  一股逼人的心痛和憐惜梗在心頭,周世顯溫暖的手輕輕撫上她的臉:「你受苦了。」
  「你也是一樣。」毫不在意的搖搖頭,長平緊抓住他的手覆在自己滾燙的心口之上:「這下好了,只要有你在我的身邊,再苦再難,我都能夠度過。駙馬,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
  「永不分離!」反握住她的手,周世顯立誓般堅定地說。
  再次欣慰地笑了,長平拉過他:「來,我帶你見師太去。」
  不安地抬頭看看天色,周世顯竟微微的掙脫著她的溫柔:「公主,我得先走了。」
  「走?你要到哪去?」長平哪知他與婉君格格的有約在先。
  從懷中取出金箭,周世顯小心遞上:「公主請看。」
  心中一驚,長平一眼就瞧出了金箭的來歷:「這是滿清的東西,怎麼會在你手上呢?」
  「我逃離京城之後,隨著難民流落到滿清之地,被羅克勤王府
收羅為奴。羅王爺重視漢族文化,對我格外器重。因為不知道公主的下落,我日夜不安,被羅王爺女婉君格格看出我心中的焦慮。我謊稱是因為不知道父母的生死,打動格格,她冒險為我盜出出關金箭,我才得以越過七道關卡,一路無阻直達京城,尋找公主的下落。」周世顯語音低沉的訴說著,心中早已滿是無奈與不捨。
  「原來……原來是這樣。如此說,你曾經在滿清之地久住?」長平有點明白。
  「生死關頭,身不由己。」周世顯無奈道,希望能得到公主的諒解。
  亂世為患,迫於情勢,這點長平深深瞭解,對駙馬此舉倒未放在心上,反柔聲相慰,雙手合十,感謝上蒼:「過去的事就由它去吧。你現在逃出虎口,總算是蒼天有眼,祖上的庇佑了。」
  「可是我還得回去!」咬咬牙,周世顯堅決道。
  忍住心中強烈的不安,長平急問:「為什麼要回去?!」
  周世顯頓了頓,坦然言道:「婉君格格冒險為我盜出金箭,說好明晨子時歸還,屆時金箭不回,婉君格格就要按清律問斬。」
  身體微微一顫,長平心中突然泛起了一股酸酸的複雜感受:「那你……你一定要走?」
  直望進她哀怨的眼神,周世顯心痛道:「我暫且回去,向王爺、格格講清身世,然後再回來接你一同離開這裡。」
  「你是要我離開北京城?」長平柳眉一挑。
  「是!」周世顯點點頭,一時沒發覺她神色的異樣,只勸道:「這裡雖然遠離京城,卻不是久留之地;李自成滅我王室之心未死,袁寶倫可能隨時追蹤而至。公主,你要下定決心離開這裡。」
  「你要讓我大明的公主,投靠異族?」不敢置信的望著他,長平的聲音變得尖銳無比。
  「滿清雖為異邦,但是他們律法清明、國治民安,羅克勤親王開明豁達,他一定會對你我以禮相待。」時間不多了,周世顯此時也難以把事情說得清楚。
  「你……你是想讓我去投靠滿清嗎?」明明他就在眼前、就在身邊,怎麼她卻感覺兩人之間的距離在逐漸拉遠?
  天色越來越暗,周世顯有些著急了:「這不過是權宜之計。」
  忿忿地望他一眼,長平扭過頭去:「你看錯了,我長平是大明的公主,我身為明人,死為明鬼!」
  「我也知道你不會同意這麼做的,但是……」周世顯還想再勸,卻被長平一把打斷:「可是,你一定要回清邦去,對嗎?想不到,想不到你一個堂堂的駙馬,一個大明的駙馬,居然肯去為滿清、為滿人之奴!周世顯,我看錯你了!」
  面對長平的憤怒,周世顯這下是有苦也說不出了:「公主,你誤會了!」
  「好,你不要走。」長平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似乎除了這個選擇,他才能再獲得她的信任,但他神色一凜,毅然回絕:「要是我不回去,格格就要成為刀下之鬼。」
  長平踉蹌倒退,心中混亂不已:「那你一定要走了?!」
  周世顯一咬牙,竭盡全力漠視她悽怨的眼神:「世顯暫時拜別,一月之間,我一定回來接你!」
  「匡啷」,一顆心瞬間碎成片片,長平哽咽怒吼:「好,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回來了!」
  「公主!」沒想到她竟會如此決絕,他頓時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無力的閉閉眼,長平喃喃念道:「我日思夜盼,只盼望有一天,我跟你夫妻可以團聚,可以共聚天倫,我好不容易盼到今日,我還以為蒼天有意成全我們,可是沒想到,我們相聚不到一刻,你……你就要捨我而去,完全不顧夫妻的情份。」眼淚在臉龐上滾淌如泉,長平發洩般向他吼道:「你走吧!」
  周世顯心中刺痛萬分,西下的夕陽卻不容他再有片刻猶疑:「公主,時間緊迫,我無法把詳情向你稟報。但願我走了之後,你深居簡出,等我回來,我一定會想盡辦法回來接妳,然後我們一起離開這是非征戰之地,白頭偕老,同度太平安寧的日子。」緊捏住她柔弱的肩膀,他想讓她面對他,想讓她聽到自己內心的訴說,但她卻不願再聆聽他的心聲,摀住了雙耳。
  「公主,我說的都是我的心裡話,你一定要相信我。公主,公主……」得不到她的許可與諒解,他如何走得安心啊!
  兩人糾纏間,卻見東方楚急急忙忙跑過來:「公主,公主,袁寶倫他帶了兵馬追過來了!」
  「袁寶倫?!他怎麼會知道這兒?」長平驚問,一時也顧不上與周世顯的鬥氣了。
  「袁寶倫他一定是追蹤我而來!」周世顯定定神,忙慰焦急的長平:「他並不知道公主是否在世。東方大俠,你保護公主速速離開,我去引開他們。」將長平一把推向東方楚,他轉身準備離去。
  「駙馬!」長平的一聲淒喊讓他定住了腳步,回頭望著心上的人兒,周世顯痛苦地抿緊了嘴。
  此時東方楚忙護著公主,指路道:「他們確實是為你而來,因此公主反而比較安全,你走吧,往北……往北就能出山。」言畢見周世顯還怔怔而立,東方楚忙再喝道:「你幹嘛還不走?!」
  周世顯抱掌致謝:「蒙大俠多次出手相救,世顯終不明就裡。」
  東方楚豪邁擺擺手:「相逢何必曾相識,你遲早會明白的!快走!」
  的確,目前的情形也不可能問得清楚,壓下心中疑惑,周世顯狠心離去!
  「駙馬!」一聲淒喚又將他定住,急轉身來,他撲過去緊抓住她的雙手,千言萬語只凝成一句:「公主,你多保重,等我回來!」
  緊握的兩雙手似在千軍萬馬的拉扯下分開,悲憤一歎,周世顯跺足而去!
  伸長的手再也觸不到那點溫暖,削瘦的背影逐漸遠離視線:「駙馬……駙馬……」她眼神幽遠,神魂空濛離散,軟軟倒下……
  「公主!」東方楚忙一把扶住。
  周圍瞬間變得一片空寂,似乎剛才的一切根本沒有發生過……
∼第六集(上)完∼ 第六集(下)

最佳流覽器 / 解析度:IE 5.5+ / 800*600.網站管理員:jiamin / 文案:老莫. Copyright ©2003-2011 YehT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