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 (下)
付情癡將軍歸恨海 償夙願公主還故都
作者:蘇堤繞孤山/台詞記錄:念貞/校對、配圖:jiamin

  按下周世顯和穆把總兩路人馬一前一後、日夜兼程不表,且說羅克勤王爺得皇太后召見,於慈寧宮內議事。
  「回稟皇太后,攝政王爺的事,微臣已經
安置好了!」羅克勤垂手道。
  皇太后眉頭輕輕一挑,問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他知錯了!」羅克勤回道。
  皇太后冷哼一聲道:「這全怪他自己!他事事獨斷專行,終於觸怒了皇上!」看來,皇太后對多爾袞也是積怨頗深。
  遲疑了片刻,羅克勤小心請示道:「啟稟皇太后,攝政王爺還是希望能夠回朝,幫助皇上理朝政啊!」
  斜睨了他一眼,皇太后冷冷道:「那就不用了!我已經請示皇上,將西苑的夏宮賜給他,你就讓他在那兒安享天年吧!」
  「是,臣遵旨!」羅克勤應道。雖對多爾袞並無好感,但皇太后的這番話仍讓他心中泛起陣陣涼意。兔死狐悲,焉知自己的結局是否也如多爾袞一般淒涼呢?然他深知此刻並不容他胡思亂想,忙穩了穩心神,變轉話鋒道:「微臣還有事情要啟奏!」得到皇太后的默許,他方開言道:「啟奏皇太后,這『四十二章經』乃是我大清的
傳世之寶,如今被長平公主奪走,微臣感到實在是顏面無光。希望這一次周世顯早日追上長平公主,討回『四十二章經』,也希望周世顯能勸服長平公主,歸順我大清朝,那更是我們大清朝之福啊!」
  見羅克勤提及被盜走的「四十二章經」,皇太后面露不悅之色,聽他說完方勉強附和道:「王爺所言甚是,但願如此!」隨即她微一蹙眉,轉換話題道:「但是……咱家還有一件事放心不下!」
  羅克勤眉頭輕挑,小心探詢道:「請皇太后明示!」
  「就是婉兒的事嘛!」皇太后顯得急不可待。
  羅克勤萬沒想到此事會與自己的女兒有關,大驚之下忙問:「啊?婉兒怎麼啦?」
  皇太后不由嗔道:「你這個做阿瑪的難道還看不出來嗎?依我看,婉兒喜歡的是周世顯,我怕只怕,萬一長平公主答應回朝,那婉兒的心……」她沒有繼續往下講,但話裡的意思已是再清楚不過。
  原來是為了這個!羅克勤暗鬆一口氣,苦笑道:「是,周世顯確實是才德兼備,稱得上是上好的佳婿!只可惜……只可惜婉兒沒這個福分。不過皇太后,您可以放心,婉兒是一個很識大體的女孩!」
  「嗯!」皇太后點頭稱是,微笑中帶著誇讚的意味。
  君臣二人正聊著,一名太監進來稟報:「啟稟皇太后,周世顯周公子在殿外求見!」
  皇太后不由喜道:「來的是時候,快請!」見周世顯回來得這般及時,羅克勤也是喜不自禁。
  不消片刻,周世顯邁步而入,見羅克勤也在,忙屈身施禮道:「周世顯拜見皇太后、勤王爺!」
  一番君臣禮數之後,皇太后見周世顯是隻身前來,遂問道:「周世顯,就你一個人嗎?」
  「是!」周世顯頷首應道。
  見事情有些出乎意料,皇太后蹙眉忙問:「那李公公呢?」
  「李公公還在斷腸崖,與長平公主在一起。」周世顯不慌不忙答道。
  皇太后聞言大喜:「你是說,你見到了長平公主了?」見周世顯點頭稱是,她又急不可待地問道:「那『四十二章經』怎麼樣?那她還朝之事又怎麼樣?」
  周世顯抱腕當胸,一字一句回稟道:「啟稟太后,兩者均如太后所願!」
  皇太后長出一口氣,喜不自禁道:「那真是太好了!」
  一旁為周世顯暗暗捏汗的羅克勤此時也如釋重負,無比歡欣地隨聲附和道:「雙喜臨門,雙喜臨門呀!」
  皇太后自是更加歡喜,向周世顯催促道:「你趕緊去迎公主還朝啊!」
  周世顯不慌不忙拱手道:「啟稟太后,公
主答應還朝,但附有一個條件。」前面俱是鋪墊,此刻才進入正題。
  皇太后聞言,微微有些不悅,斂起笑容問道:「什麼條件?」
  「公主不求錦衣美食,不求榮華富貴,但求皇太后能以君王之禮,准許崇禎帝、后下葬於明陵!」周世顯如實回奏。
  一句話激起了皇太后的怒氣:「什麼?准許崇禎帝、后下葬明陵?還要待以君王之禮?這……這太過分了!」她沉下臉,大殿內的氣氛立刻凝滯起來,一旁的羅克勤亦覺渾身的不自在。
  周世顯仍是鎮定自若,未見一絲慌亂:「太后,既然你答應讓公主還朝,待以公主之禮,那麼待崇禎以君王之禮又有何妨呢?既然大清朝立志以民為本,
以仁政治天下,又何必拘泥於區區禮節呢?公主乃帝女花,有此想法也是人之常情,合情合理。只要公主歸順大清,天下百姓必然會習而效之,大清朝越顯其寬宏大量,越得民心;此舉猶勝千軍萬馬,請太后明鑒!」
  一番分析入情入理,而其中「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理念更是切中要害,深得皇太后之心。她的臉色漸漸緩和下來,最後頷首應允道:「好吧,咱家就答應她!」
  周世顯大喜,忙屈身拜謝道:「謝太后!」
  皇太后正色道:「周世顯,你先跟勤王爺回去安排一下,等咱家奏明皇上,安排迎公主入城,公主人馬到十里長亭之時,候旨入城!」
  話分兩頭。卻說穆把總一路跟蹤周世顯進京,這日先行至攝政王府向多爾袞回報辦差情況。
  「末將拜見王爺!」未來得及撣去風塵,穆把總倒身便拜。
  多爾袞示意讓他平身,問道:「你回來了?『四十二章經』怎麼樣?」
  「『四十二章經』本來可以到手的,可是……」穆把總緊蹙眉頭支吾道。
  「可是怎麼樣?」多爾袞追問道。
  穆把總只得如實回稟:「長平公主被末將圍困在斷腸崖上,末將正想派人前去奪回章經,可是沒想到,李公公陪著周世顯來了,說是奉了皇太后旨意,令末將不能為難她,並且要以公主之禮相待。末將無奈,只好回來稟報王爺,請王爺定奪!」
  多爾袞聞聽此言,不由火往上撞,怒道:「真是荒天下之大謬!偷盜國寶者,不但不予入罪,反而以禮相待,這簡直是被打仗嚇破了膽!連區區一個前朝公主都害怕至此,真是丟盡了祖宗的顏面!」說罷,他又氣沖沖問道:「那周世顯是誰派去的?我怎麼不知道?」
  穆把總吃驚不小:「怎麼?王爺,這件事情你也不知道啊?」
  眼下皇上、太后有意冷落、孤立自己,多爾袞對此是心知肚明,但為免在部下面前下不來台,他忙暗壓心頭火,掉轉話鋒問道:「暫且不論這件事。我問你,長平公主現在在哪兒?」
  穆把總據實回稟:「長平公主現在在斷腸崖上,李公公陪著她,正等著周世顯回去呢。」
  「那周世顯人呢?」多爾袞忙追問道。
  穆把總很有把握地答道:「我想他這會兒一定上京面聖去了。」
  多爾袞不由心中暗喜,詳加詢問道:「天助我也!我問你,那李公公的身旁有多少人?
  穆把總答道:「有十幾個吧。」
  「那你呢?」多爾袞又問。
  穆把總胸有成竹道:「足夠對付他們的!」
  「你到我這兒來,有沒有人知道?」多爾袞想把計劃進行得萬無一失。
  「沒有人知道!」穆把總斬釘截鐵答道。
  「好!他們既然一心想把我蒙在鼓裡,我就在暗中做齣戲給他們瞧瞧!」多爾袞忿忿然道。
  穆把總揣摩不透多爾袞的這句話,探詢道:「王爺,您的意思是……」
  多爾袞耳提面命道:「你馬上回去,一到就動手,最好把長平公主跟李公公一併給殺了,再把『四十二章經』搶到手。事後有人問起,你就說長平公主
殺了李公公,想挾經潛逃,被你發現,明白嗎?」栽贓嫁禍,一石二鳥,此計甚是歹毒!
  穆把總領會其意,不由喜上眉梢,高聲應道:「王爺高見!末將明白!」
  「事不宜遲,快去!」多爾袞吩咐道。
  「是!」穆把總領命離開,卻被多爾袞叫住,忙止步轉身道:「王爺!」
  多爾袞走到他近前,囑咐道:「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事成之後,重重有賞!若是不成的話……你自己看著辦吧!」
  穆把總深曉其意,忙肅然正色道:「末將絕不會辜負王爺的重託!不成功便成仁!不殺長平,末將絕不活著回來!」
  斷腸崖上,月明星稀。長平和李公公坐在帳外的篝火旁閒聊。
  「李公公,有勞你了!」長平拱手謝道。
  李公公趕忙客氣道:「哪裡!公主,這是太后、皇上的美意,要奴才來迎接公主返回京城!」
  「謝謝!」長平再致謝意。
  「還好這一路上一切進行得還滿順利的,奴才也不負聖意了!」李公公為事情進展順利而慶幸,卻萬沒想到,此刻穆把總一行人藉著夜色的掩映,正急速向他們趕過來。
  「公主是否要早些安歇了?」李公公言還未盡,忽見眼前猛然竄出十幾條黑影,各持明晃晃的兵刃,將他們團團圍住。
  「抓起來!把人拿下!」穆把總高聲喝道。
  「是!」數把鋼刀齊齊向長平和李公公砍來。李公公見勢不好,慌忙起身閃退到一旁。長平毫無懼色,側身避開利刃鋒芒,雙腿輪掃,化解其凶狠來勢,繼而騰身立起,凌空分蹬,輕如燕雀般縱身躍出丈外。李公公手下兵勇此刻亦衝上前來護主解圍,雙方人馬戰在一處,喊殺震天,刀槍爭鳴,鮮血四濺,好一陣殘酷廝殺!戰團中央的長平雙臂齊搖,呼呼掛風,一襲白衣上下翻飛,左右盤旋,在火光映照下煞是分明。幾個前來突襲的清兵見無機可乘,遂舉刀直奔無人保護的李公公而去。長平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見李公公處境危險,忙奮力撇開一直糾纏的穆把總,幾個縱步飛身趕過去,騰身躍起,雙腿凌空虛渡,以力借力,將幾個偷襲者齊齊踢翻在地。長平落地無聲,氣不長出,亮出「白鶴振翅」之姿以候來敵。穆把總一干人等迅速集結,卻見長平擺出這樣的架勢,不由心生畏懼,遲遲不敢衝上前去。
  「你讓開!」長平向身旁的李公公吩咐一聲,收招換勢,氣聚丹田,功行雙臂,施展出生平絕學——大雁神功。一股排山倒海之氣衝破任督二脈,向穆把總等人洶湧席捲而來。穆把總暗道一聲不好,急忙高聲招呼手下:「快走!」可哪裡還來得及?霎時間,真氣所及之處,巨石崩裂,樹倒枝殘,火光沖天,敵兵盡皆爆散,連痛苦都感覺不到即已往登極樂,從
這悲哀的世界中解脫。
  四周終於寂靜如初。望了一眼滿地的伏屍,長平深吸一口氣,向著李公公道:「咱們走!」
  翌日清晨,周世顯一行幾人趕至斷腸崖。行至溪邊,遠遠望見前方烽煙未盡、屍橫遍野,他不由大吃一驚,趕緊加快腳步。及至近前,見過李公公,他走到長平身旁,望著眼前觸目驚心的景象,憂心忡忡問道:「公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公公接言道:「是穆把總那個兔崽子想殺死我和公主,再奪走『四十二章經』。幸好公主武功高強,要不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提起昨晚的所遭所遇,他仍是心有餘悸。
  周世顯聞言大驚,思忖片刻道:「此事事出蹊蹺,內裡必定有因。」
  李公公點頭稱是:「可惜穆把總已經自盡了,死無對證。對了,周公子,你可見得太后?」
  「見到了!」周世顯應道。
  「那太后怎麼說?」李公公又問。
  周世顯望了望長平,欣喜道:「太后一心期待公主還朝,所以對公主所提要求一口就答應了。」
  李公公聞言也是滿面笑意:「那真是太好了!公主,但願從今以後,苦盡甘來,幸福美滿!」
  長平長舒一口氣,無比歡欣含笑謝道:「謝謝李公公的美意!」
  李公公客氣道:「哪裡,那就請公主動身返回京城吧!公主請!」說罷,眾人轉身離開斷腸崖。
  才剛前行了數步,就遠遠望見袁寶倫帶領數十清兵朝他們走過來,眾人皆大感意外。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周世顯高聲喝道:
「袁寶倫!」
  「沒想到是嗎?」袁寶倫冷冷道。
  「你來幹什麼?」周世顯怒道。
  袁寶倫卻不理會他,向著長平不懷好意道:「長平公主,你終於回來了?」
  李公公見狀忙插言道:「嘉俞侯,我們奉太后、皇上之命遠迎長平公主還朝,如今就要進城
謁見皇上,你所為何來?」
  袁寶倫冷哼一聲道:「我也是奉旨而來的!」
  周世顯怒不可恕道:「你有什麼事?奉什麼旨?」
  「我奉的是攝政王的命令!令長平公主換上清服,打起降旗,一里一拜拜進午門!」袁寶倫趾高氣昂道。
  「什麼?!」周世顯不敢置信。
  「難道我沒有說清楚嗎?長平公主換上清服,打起降旗,一里一拜直到紫禁城!」袁寶倫又重複了一遍。每一字出口,他便有一絲復仇成功的快感。
  這句話終於激怒長平,她厲聲質問道:「你傳的是誰的令?」
  袁寶倫顯然有恃無恐,高聲喝道:「堂堂皇叔、攝政王多爾袞的命令。你們照令行事吧!」
  眾人聞言,不由大吃一驚。雙方一時僵持不下……
  鼓樂喧天,一隊人馬沿著乾清門浩浩蕩蕩行來。觀其氣派,非比尋常,前有鳴鑼開道,後有精兵護衛,兩乘金頂大轎前後行於隊伍當中。聽聞長平公主還朝,整個北京城立刻轟動起來,老百姓紛紛湧上街頭,爭睹長平公主的絕世風采。大街上人頭攢動,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紛紛。
  只聽其中一個問道:「你說這轎上坐的真的是長平公主嗎?」
  另一個伸長脖子道:「還會假嗎?」
  「不是說九難神尼就是長平公主,長平公主就是九難神尼嗎?」問話之人似乎格外好奇。
  「這……哎呀,管他的,反正轎上肯定坐的就是長平公主啦!」答話之人也弄不清個所以然來,揚首張望著含糊其詞道。
  「堂堂的明朝公主都歸順清廷了,天下就沒有戰爭了嘛!」問話之人不由感慨大發。
  「可好了,從此以後天下太平,黎民百姓可以安居樂業了!」答話之人亦是歡欣無比。
  圍觀百姓聞聽此言,皆有同感,紛紛點頭稱是。而此刻轎中的二人卻
是各懷心事,喜憂參半。十載飄零一朝還,今日再度踏入那舊時宮闕,等待他們的將會是什麼呢?
  乾清宮中,順治帝端坐龍椅之上,文武百官分列兩側。
  「啟稟皇上,長平公主和周世顯殿外覲見!」報事太監高聲奏道。
  回首徵得太后許可,順治開言道:「宣他們上殿!」
  「喳!」太監領命退下。不消片刻,長平和周世顯邁步進入殿中,引得不少官員側目。
  周世顯屈身叩拜:「周世顯叩見皇上、皇太后!」
  長平只微微欠身施禮道:「明朝公主長平,向大清皇帝、皇太后請安!」
  此舉引得一旁的多爾袞頗為不滿,倨傲開言道:「長平公主,上面坐的是我們大清朝的皇上、皇太后,為何不下跪?」
  長平望了他一眼,淡然一笑道:「長平身為明朝的公主,一生之中,只向明朝的帝后下跪。」
  「你別忘了,這已經不是當年的永和殿了!」多爾袞面沉似水,指著大殿「提醒」道。
  「我知道!我沒有忘記!」長平強抑心中的傷痛,仍舊微笑著一字一句回應道。
  順治命周世顯起身,繼而對長平言道:「長平公主,你不下跪,朕不怪你!縱使你人下跪而心不服,倒不如不跪。」小小年紀,寬宏豁達之心已可見一
斑。他忽又話鋒一轉,問道:「不過公主,我倒想問你,太子平定王來朝之時,面帶愁容、淚痕,為什麼公主你入朝反而笑容依然,沒有一點悲傷呢?」
  長平微笑道:「皇上,在我未回朝之前,我曾與周世顯幾次相約。我說過,如果不能安葬我的父皇、母后於皇陵,從此仍再囚殺我明朝之臣民,長平此生永不回朝!聽駙馬周世顯與李公公代傳口諭,說皇上、皇太后已經答應,長平心裡面感激不盡!」她的面色凝重,語氣時而舒緩時而激昂,鏗鏘的字句在鴉雀無聲的大殿中迴盪,顯得格外有震懾力,格外深入人心。言及此,她環顧群臣繼續道:「想今日,在朝的群臣之中,很多都是我朝的舊臣,總在三百以上。他們都望著我,如果他們看到我笑的話,他們對皇上您,一定是心悅誠服;可是,要是他們看見我哭的話,就會對皇上您心懷怨懟。長平一生善解人意,又怎能不以笑臉入朝呢?」物
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傷痛在心中翻湧,但終於沒有溢出;淚水在眼眶徘徊,但終於沒有落下。她最終回應順治、回應清廷的,是動人心魄的一笑。
  順治不由心悅誠服道:「長平公主真不愧聰明絕頂,今天朕領教了!」
  長平含笑不語,而後將目光投向一旁的多爾袞,上前幾步開言道:「站在金殿之前那位重臣,想必就是多爾袞攝政王爺了吧!」
  多爾袞斜瞟了長平一眼,沉著臉,並不答話。
  長平毫不介懷,繼續言道:「剛才在城外十里長亭,攝政王爺特遣嘉俞侯袁寶倫,手持青龍寶劍阻攔我入城。不知道這是攝政王爺的旨令呢,還是皇上、皇太后的聖命呢?」
  「有這種事?」順治有些難以置信。
  「他要我換上清服,打起降旗,一里一拜,一直拜進皇城。」提及這莫大的羞辱,長平眼泛淚光。
  「哦?有這種事嗎?攝政王爺?」順治的語氣裡帶著些微怒意。
  「回皇上,沒有!」多爾袞矢口否認。
  「李公公和大總管也親眼得見!」雙目怒向多爾袞,長平欲來個「當面對質」。
  氣氛突然變得緊張異常,久未開言的皇太后及時打破僵局:「後來我們不是又下了一道聖旨嗎?」
  「所以我才站在這裡。如果要讓我照攝政王爺的旨令去做,長平寧死不從!希望皇上、皇太后信守諾言,那麼長平也絕不會出爾反爾!」長平肅然應道,字字句句,擲地有聲。
  「迎你還朝,待以大禮,將崇禎帝后葬入皇陵,朕說到做到!請問,是否只此兩件事?」表明態度後,順治應聲問道。
  「是!就這兩件!」長平斬釘截鐵答道。
  順治微笑道:「公主請放心!君無戲言!我大清朝一心要取信於天下,又何必欺騙於公主你一人?」
  「長平但信不疑!」長平亦用微笑回應,言詞簡單而有力。
  見協議已然達成,皇太后遂開言道:「公主,現在該輪到咱家向你要回『四十二章經』了吧?」
  哪知長平卻坦然相告:「太后,『四十二章經』並不在我身邊。」
  聞聽此言,皇太后頓時有一種被戲弄的感覺,勃然大怒道:「你!」
  周世顯見狀,趕緊拱手解釋道:「皇太后請息怒!公主這麼做是另有苦衷!」
  皇太后輕哼一聲,似餘怒未消:「說吧!」
  「在我回朝之前,曾與李公公在斷腸崖停留過,由周世顯先回京面聖,不料其間,穆把總竟然置太后手諭於不顧,想殺死李公公跟我,奪取『四十二章經』。」長平將事情原委一一道來。
  皇太后喚過李公公,問道:「確有此事嗎?」
  李公公趕緊施禮回道:「回稟皇太后,確有此事!奴才可以作證!」
∼第十六集(下)完∼ 第十六集(上)

最佳流覽器 / 解析度:IE 5.5+ / 800*600.網站管理員:jiamin / 文案:老莫. Copyright ©2003-2011 YehT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