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原著:曉禾•景得編劇群/小說改寫:李旼
掃描/辨識/校對:jiamin

  「清兵進城了!清兵進城了!」

  煙塵蔽天,人馬雜沓,北京城再度陷入一片混亂。



  多爾袞、羅克勤意興風發的坐在高頭大馬上,率領清軍井然有序的進入北京城。

  「怎麼沒見民眾夾道歡迎?老百姓都到哪去了?」多爾袞望著北京冷清的街道,不解地問道。

  「別忘了,對他們來講,咱們可是異族人啊。」羅克勤提醒著說:「幾百年來,除元朝的忽必烈外,就屬咱們大清國能進駐北京城,老百姓哪能不害怕啊!」

  「難道咱們滿州人是洪水猛獸?」

  「看來還是那句老話:『得城池易,得人心難』,要治理那麼大的一個版圖,光靠八旗兵是不夠的。」羅克勤畢竟多了一點文墨,想得比較深層。

  「嗯,說的有理。」多爾袞點點頭道:「漢人有的是能人才子,咱們進城後要廣納賢士、召募英才為大清效命。」

  「這一點我早想到了,要說人才,我倒是有個現成的。」

  羅克勤想到府裡的教席周世顯,他早想將這個人才推介給攝政王,大清國奠基伊始,百業待興,仰仗他的地方很多,然而,羅克勤內心卻有點捨不得。所謂知女莫若父,這三年來,婉君格格與周世顯朝夕相處,女兒內心已對他產生情愫,口裡雖然沒有挑明,但舉手投足間流露出的神態,逃得過老父的眼睛嗎?

  羅克勤親王為大局著想,終於還是將周世顯推介給主掌國家大政的攝政王多爾袞。

  為了千萬生靈免於塗炭,周世顯提出了安邦定國的十件大事。

  「攝王爺如果依我十件事,則天下一統;如果不依,恐天下大亂,漢人抵死不從。」

  「哪十件事?」多爾袞自然急於知道。

  「這十件事,於滿清無損,但漢人卻看得比生命還重,此即所謂『十從十不從』。如果您應允了,則可服天下,於民、於己皆無所損。」

  「快說說看,到底是哪十件事?」

  周世顯見攝政王誠意甚濃,於是娓娓述說治國十略:

  「第一件是『生從死不從』:譬如說,此輩的人如果投順了,自然是清的子民,但已去世的父執輩,則仍屬明朝人,若曾為先朝官吏,更不能追究往事,禍及子孫。」

  「第二件是『陽從陰不從』:漢人最重視祖宗,擺設香燭、供奉先祖、祭典禮儀都要按明朝的舊曆。」

  「第三件是『官從隸不從』:服飾可改,官銜不改……其他如『老從少不從』、『儒從而僧道不從』、『娼從而優伶不從』、『仕宦從而婚姻不從』、『國號從而官號不從』、『役稅從而語言、文字不從……林林總總,一共十大項。」

  「嗯,」多爾袞聽罷,激賞地說道:「這的確是漢人重視的十件大事,與我朝無損,卻可收攬天下民心。不反感,不作對,勝過刀斧、利刃,看來的確可以嘗試。周先生,你這十件事提的好,我這就去奏明太后、皇上,容准後再領新法。」

  「周某願為天下蒼生感謝王爺英明。」

  其實周世顯提出的定國十件大事,表面上是為清廷獻策,實則為保存漢人章典制度,使原屬外族的滿清,逐漸與漢人同化,共同融於同一文化之中。

  由於周世顯堅持不為官,更由於他為大清定下律令,有功於朝廷,多爾袞便封他個「殿前行走」,隨他在宮中各處走動,一旦朝政上有所諮詢,再宣他上殿,可以說對他是十分禮遇;周世顯本人亦欣然同意,因為他可以回到昔日與長平公主相知、相惜、相對的地方……。

  這天,他信步走到後花園。

  景物依舊,人事全非,他撫摸著那株含樟古樹,睹物思情,不禁悲從中來,望著樹梢銀盤似的月亮,他吟吟地唸道:

  「合抱含樟倚鳳樓,
  青蔥長在敵高秋;
  雙花雙葉臨風雨,
  也效鴛鴦不獨留。

  「含樟木呀,含樟木,你可知長平公主此時身處何方嗎……?」



  「雙樹含樟傍玉樓,
  連枝連理幾經秋;
  他無倘遇瀰天劫,
  可有堅貞共去留?」

  明月當空,長平公主佇立於窗前,皎潔的月光,使得她內心思潮起伏;想起殘破的家園,想起自己淒涼的身世,想起那無時無刻不在心頭浮現的人影──周世顯……。

  她暗自神傷,她也暗自決定──



  第二天,長平到庵裡找智慧師太。

  「怎麼?妳想下山?」

  智慧師太對長平公主的決定頗感訝異。

  「師太,自從闖賊入城之後,家園驟變,長平多次蒙難遇險,幸得師太捨命相救,並傳授大雁神功,師太的大恩大德,長平銘記於心……只因……」長平囁嚅地說道:

  「長平心中尚有數樁心事未了:一是帝后的遺體,淪落清廷手中,至今無法遷葬皇陵,入土為安;二是皇弟大太子流亡江南,我身為皇姊,未能在旁照應,深感不安。」

  智慧師太道:「妳涉世未深,對江湖險惡又能了解多少?何況目前妳正在勤練神功,若半途荒廢,豈不……。」

  「師太已將神功精髓傳授於我,路途上弟子會勤加練習,慧明心意已定,請師太成全。」

  「阿彌陀佛。」智慧唸了一句法號,道:「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公主如果執意下山,貧尼也不便阻止。只是路上艱辛,征途凶險,公主一人獨行,貧尼如何放心得下?」

  「這個……。」

  立於一旁的李清華此時插口說道:

  「如蒙不棄,李某願作護花人,沿路護送公主。」

  智慧師太不期然地和李清華對望一眼。

  「李某雖然不才,但自信不會給公主添麻煩,必要的時候多少也增加一雙人手。」李清華繼續說道。

  智慧師太沉吟了一下,轉頭對長平道:

  「公主,李大俠倒是個合適的人選,如果公主答應,貧尼也算放心了。公主,妳的意思……?」

  長平未置可否的對李清華笑笑:

  「多謝義士!」



  旭日東昇,智慧師太陪著長平與李清華沿著山路而行。

  長平站定,回首與智慧師太告別:

  「恩師,敬請留步。」

  智慧師太長嘆一聲道:「千里掛長篷,沒有不散的筵席,貧尼也就不多送了。」

  長平眼中嵌著淚水:「師太,請保重……。」

  智慧師太揮了揮手:「一路平安!」

  公主與李清華迎著晨曦登程,智慧師太站在山腰上,望著兩人漸去漸遠的身影,頻頻揮手……。



  荒廢的村屋外,燃著一堆柴火,長平公主和李清華坐在火堆旁做炊。

  暮色蒼茫,遠方的天幕仍掛著燦爛如錦的晚霞。

  「真美,我從來沒見過如此炫麗的景色。」

  望著五彩的霞光,長平公主慨嘆地說。

  「只要妳願意,妳天天都能見到這麼美的黃昏。」李清華有意無意地說。

  「這些日子,我常常在想,」長平公主的眼睛一直注視著遠方,「能夠這樣粗茶淡飯,無憂無慮地過一輩子該有多好,誰讓我偏偏生在帝王之家,還要做一個落難的公主……。」

  李清華乾咳了兩聲,道:「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命運的好壞是可以由自己決定的。」

  長平不解的轉過頭:「你是說……。」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陪妳遠走天涯!」

  李清華說這話,似乎鼓起了無比的勇氣。

  長平似懂非懂的看了看他:「人家都說,平生能得一知己,死而無憾,只是我現在舊恨未了,又添了新愁,即便到了天涯海角也不甘心,李大哥,你能理解嗎?」

  「我……我明白。」

  「你明白?你明白什麼?」

  「我明白妳心中一直惦著周世顯!」李清華沒好氣地衝口而出。

  長平怔了怔,定睛望著他。

  李清華亦覺自己情緒有些失控,急忙將話題岔開:

  「哎呀,兔肉都烤焦了,快點來吃吧,唉!這時候有壺燒刀子該有多好……。」



  更深露重,周世顯輾轉難眠,又再度來到後花園。

  思念重重,月圓當空,站在含樟古樹下.周世顯不由地吟道: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這是什麼詩,這麼傷感?」

  突然背後傳來一句女子的聲音,周世顯嚇了一跳,轉過身去。

  只見婉君格格踏著月華,朝他走了過來。

  「你又在思念你的長平公主了,是吧?」

  周世顯一聽,心頭大驚。他從來沒對人提過長平公主的事,婉君格格不知如何得知。他不由得提高了警覺:

  「格格在說什麼,在下不懂。」

  「用不著跟我打哈哈了。」格格說道:

  「這麼久了,你的心事難道我還察覺不出來嗎?你是前朝駙馬,李自成屠城之日,你跟長平公主被亂軍衝散,至今你對她仍魂牽夢縈,眷念難忘。你每次來這含樟古樹前,是在追憶往日情景,對不對?」

  「……」

  周世顯默不作聲,他的底細已被格格摸得一清二楚,他須小心應對,以免牽連長平公主,畢竟清廷對前朝皇室遺眷仍有著芥蒂。

  「唉,人間自是有情痴,此事不關風與月。想不到咱們這位大情痴,較吳三桂有過之而無不及。」

  被格格一陣取笑,周世顯頓時漲紅了臉。

  「難怪我阿瑪要你留在親王府,你不肯;攝政王要封你官做,你也不答應。原來你根本不願為大清朝做事,一心一意只想往外跑,俟機出宮尋找你的公主……。」

  「胡說,長平公主已經不在人世了,城破之日,她已經隨著後宮家眷一起殉國了。」世顯急急辯道。

  「長平公主如今是生是死,還難作定論,就算她尚在人間,茫茫人海,你又何處尋覓芳蹤……?如今我才明白,你為什麼常常迴避我,原來你對長平公主依然一片痴心,怪只怪我自己,自找煩惱,自作多……。」

  格格倏地停口,把「情」字忍住不說,但兩行熱淚,已經順著眼角流下。

  周世顯一時為之語塞,不知該說些什麼好。她何嘗不了解格格對他的一番情意,然而,他的心思已被長平佔滿,無法再容納另一個影子……。

  「我雖然忌妒她,卻並不恨她;我雖然惱你,卻又更加欽佩你。」格格含著淚,繼續說道:「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大概就是你跟長平公主的這種感情吧。如果你是一個朝秦暮楚的人,我早把你視如敝屣,可是,就因為你不是……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明白。」

  周世顯聞之十分動容,自己何德何能,竟讓兩個女人為自己投注愛慕之情。



  「天地之大,你到何時才能找到公主?」格格接著道:「倒不如說明兒個起,我陪你到京城四處走動,或是由我阿瑪替你發告天下,就說你在勤王府當差,讓長平公主主動來找你,這辦法你覺得可好?」

  周世顯為之語塞,格格的好意他不忍拂逆,實在說,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長平若還在人間,一定會找上門來的。



  旅途勞頓,加上身子原本就不結實,長平公主終於病倒了,而且病得不輕,鎮日發高熱。

  生火煎藥,噓寒問暖……李清華從旁照顧,體貼而細膩……。

  灶火不旺,李清華一個大男人,以前哪幹過這等炊事,一會兒搖扇,一會兒用口吹火,不僅滿室都是灰煙,自己臉上亦佈滿塵垢。長平一旁觀看,不覺莞薾,輕咳了幾聲。

  李清華立即取下滾燙的湯藥,小心翼翼端到長平面前:

  「良藥苦口,公主就忍著點喝下去,身子才會早些硬朗。」

  說完,李清華手持湯匙,以匙就口,一勺一勺慢慢將湯藥送入長平口中。

  湯藥入腹,再經一番調息,公主精神已大為恢復。望著正在準備菜餚的李清華背影,長平內心真是五味雜陳,不由輕嘆了口氣。

  李清華警覺地轉過身子,望著長平那青瘦的面龐,憐惜地問道:

  「公主是不是還有哪兒不舒服?容在下再幫公主注入些真氣。」

  「不用了,謝謝你。」長平搖搖頭道:「調養一下就會好的。」

  「公主身子骨如此瘦弱,哪經得起長途跋涉,我看京城不必去了,明兒個我們改變方向,我陪妳到南方尋找大太子去。」

  「不,」長平臉上露出堅毅的神態,「無論如何我要趕回京師一趟,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咳、咳、咳……。」

  「妳……妳就對他如此痴情,妳可知……。」

  李清華激動之下幾乎說溜了嘴,趕忙住口。

  「知道什麼,幹嘛吞吞吐吐的?」長平冰雪聰明,當然明白李清華話中有蹊蹺。

  「我看妳對周世顯死了心吧,他太辜負公主對他的一片痴情了。」

  長平聽了,心頭一震道:

  「怎麼回事?你到底知道了些什麼?你給我把話說清楚!」

  李清華見長平如此急躁,內心更不好受,於是沒好氣地說:

  「本來不想告訴妳,怕妳誤會我挑撥離間,既然妳想知道,索性就告訴妳吧!」

  「昨天我到縣城去為妳買藥,看到張貼的公文告示,全部由王府具名。妳道制定法規條文的是誰?就是周世顯啊!我原本還不相信,以為是同名同姓,經過我多方打聽,才確定果真是前朝的駙馬爺,也就是妳的夫婿;他現在已委身清廷,為大清國出謀獻策。」李清華一口氣說完。

  長平臉上的表情錯綜複雜,嘴唇微微嚅動,眼睛閃爍著亮光,半晌之後,方喃喃地說:

  「周世顯沒有死……。周世顯還活在世上……。」

  「是啊,他是沒有死!」李清華氣急敗壞地說:

  「可是他早已將公主忘記,妳知道嗎?現在外面紛紛傳言,前朝駙馬目前正住在親王府家中,跟羅克勤親王的格格過從甚密,二人雙出雙進,儼然情侶,妳自己瞧瞧,周世顯這種人值得妳愛嗎?追求妳,又追求滿清格格,擺明的就是攀龍附鳳……。」

  長平一雙眼睛定定地注視著李清華:「我不信,周世顯不是這樣的人,你有親眼目睹嗎?」

  「市井之中都在這麼傳著。」

  「我不相信,我一定要親自查個清楚。明兒個我就進城,到皇宮內苑探個究竟。」

  刻骨的相思,長久的等待,如今終於盼到夫君的消息,長平公主內心不勝欷歔……。

∼第三章完∼

最佳流覽器 / 解析度:IE 5.5+ / 800*600.網站管理員:jiamin / 文案:老莫. Copyright ©2003-2011 YehT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